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26 19:24:24


(七十八)

      后,孔方新被三个打手强行拉到一个被烧烫的灰色圆铁桶旁,把他衣服脱光,光着上身的他背被,推到滚烫的铁桶上,一股滚热使他叫了一声,就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他觉得自己被一冷水扑醒了,
此时,刘文彩走近来说:“孔书记,我听说,你一下就昏过去了,哎呀,你怎么受的了!”
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刘文彩说;“跟我说,你的委员会里有多少人……”
孔方新喊道:“你跟老子爬开!”
刘文彩一下恼羞成怒,就喊道:“接着打!”
他们又继续打孔方新……

刘文彩让打手把孔方新打的不成样子一一一胸部,肚皮和脸是打烂的伤口,背上是烧得焦红殷殷的伤口,到了天晚了,才把孔方新拖回到显得暗黑的牢房里。孔方新只有一个人,身边没有自己同志。他过了很久,被身上多股疼痛弄醒了。他睁开眼睛,看到对面黑乎乎的墙上一个窗子外,黑黑的夜空。
虽然他的胸腹,背疼痛难忍。他想道:自己终于挺过敌人用酷刑的这一关了。我保住了党的机密。我相信,别的同志跟我一样,是坚决不会告诉敌人,出卖自己同志的。也许,过后,敌人还会对我们用刑,嗯不管他们再怎样做,
都是白费的。
由于身上很痛。孔方新一直躺在只有些谷草的冷阴阴的地上,就这样,想心事……
今天是1931年三月二十九日,是他和自己四个同志被捕的第三天的上午。
在牢房里的孔方新看着自己脸上边的窗子外,一片蒙蒙的阴天。窗外,吹进来春的温和的风,他想起自己的四个同志,他们怎么样了?一定被敌人打的不成样子,敌人会没完没了地审讯他们,不过,他想道;:再审讯,也没有用,
我们共产党员是绝不出卖自己的党和同志的。
想到这里,孔方新看着窗子外,看了一会,身上的伤又痛,就慢慢躺下,希望这样能减轻伤痛。敌人对他审讯了两天,昨天晚上还审讯了他,都是白搞,敌人是不会在他那里获得一点关于党的机密。他又想道:今天,
敌人或许又要审讯自己,那也没有用。
一小时后,牢门被在外面打开了。
孔方新听到了牢门哐当一声,非常惊心地被人打开了,他已经不会觉得惊心,他在这里,三天来,多次被喊出去受审,被敌人严酷拷打,这样的开门声,他听了十多次了,他知道敌人又要审讯他了。
然后,他听到;一个警察喊道:“孔方新,出来!”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26 19:27:53


(七十九)

      然后,他站起来,走出牢门,
当他看到,牢房外的大地坝上,其他的四个共产党员已经站在那里了;看到苟良歌、沈玉琪、黄大尧、蔡涛身边有十多个荷枪实弹的军警,他意识到,敌人要处决他们。
孔方新没有丝毫的心慌、心跳,其实当敌人对自己和自己同志审讯失败后,他们就会杀掉这些共产党人。
当他正这样想时,就有一个当官的喊道;“走!”
于是,五个共产党员就走出宜宾湖塘吧监狱(就是现在宜宾东城的县府街的近处)

五个共产党员由前面的军警领着,向城中缓步走去。
即将面临自己生命结束的孔方新,没有丝毫的后悔。他看到他们五个被十多个军警用刺刀押着,看到在街上路上的人们都非常惊奇,而意外地看着他们,有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们。
此时,路过的人民看到:他们脸上、身上都是被打成血污的样子,身上还有被鞭子抽过的伤痕。
孔方新忽然意识到这或许是他们,一个临死前的共产党员向自己的人民进行最后宣传革命的机会,他就唱起了国际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人们;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哩而斗争。旧世界打的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那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请以后关注长篇小说《巴黎公社》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26 19:30:57

(八十)


      缓慢在他们身边走过的人们,看到这五个,被反动派打的鼻青脸肿脸,全身是鞭子打过的带血的伤痕,但是全然没有罪犯的感觉,从神态中透出坚毅;他们一个个戴着手铐脚链,步伐小步被多个军警持枪押着,边走,
边向驻足看着他们走过的人们唱国际歌或演说。
老乡们,亲爱的宜宾的父老乡亲,我们是中国共产党人。我们为了反抗国民党的反动统治,进行了革命的事业。为了人民的翻身解放,我们情愿献出自己的生命。……
在他们五个共产党人的两边,看着他们的宜宾人民
心里难受!
马上,孔方新喊道:“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
然后,他身后的几个共产党人也喊道。喊完后,他们又继续喊。
当一个政党去打倒一个反动的政党时,会遭到实力强大的反动派的残酷扑杀。
半个小时后,共产党员宜宾地下党书记孔方新、省委特派员苟良歌、黄大尧、沈玉琪、蔡涛被反动派刘文彩的军警枪杀在花园庵,今天的宜宾人民广场……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29 19:51:39

(八十一)



      从 一九三一到一九三五年二月。由于宜宾地下党,在国民党宜宾反动当局的无情扑杀下,党组织几乎被破坏殆尽,几年下来,不再有党的活动情况,就是有,也是个别。
一九三五年近三月的一天,一辆长途客车从宜宾江北开出,向川西北部的成都去了。此时,客车在四川的山地丘陵间的马路上,快快地开着。
车上的顾客不多。在左边靠后的一个座位上,坐着一个穿灰色长衫的,26,7岁的稳重的青年,他就是蔡翼公,一个打人敌人内部的地下党员。请关注长篇小说《蔡翼公》。
几天前,他接到地下党的任务,让他去成都做四川军阀刘湘的工作,因为,中国工农红军在二月到了云南的扎西(今云南威信),为了防止国民党的部队,和川军在长江南部的宜宾兴文合攻我人疲马乏,减员不少的红军的计划,
蔡翼公需要做的是利用在刘湘部队里的当参谋长的自己的好朋友吕峰,告诉刘湘我中央红军是路过,而不是来打川军的,是要路过这里,北上抗日的,不是打川军的,使其保持中立。
蔡翼公知道这一件事是我党历史上最有标志性的大事,他一定要完成,只是,他必须要让刘湘部队里的吕峰老做,告诉刘湘我中央红军是路过,而不是来打川军的,是要路过这里,北上抗日的,不是打川军的,使其保持中立。
尽管,他对这事没有太大的把握,首先,他不了解刘湘司令。在这一方面,他只有依靠女峰了。
所以,他的心是茫然就如一个没有把握的考生。
此时,长途客车往四川西北部的成都依旧快快开去。看到眼前的山,有高有低,四川特有的丘陵山地的风貌,比如:多座像圆块的小土包,如摆在那里的一堆馒头,相挨一起。在远处才是高达两三百米的褐绿色的高山,
这就是四川山区的特色。看来,令人感到四川的山川的秀丽而壮美!
还有在窗外,天空中是灰白色的既不下雨也不天晴的四川初春的景象。
蔡翼公的心情,还是放开些,他不能老是在茫然中吧?尽管,有致命的危险。但是,他确定:在这里到成都这一段,自己是安全的。只是到了成都就要万分小心!宜宾到成都,要赶一天的车,
他需要做的是:一到成都肯定是天黑了,
只好先住客栈,第二天,到位于成都南城一条古旧的居民区的一个布店接头,通过那里的地下党的交通员。找到中共川康特委的负责人甘道生同志。
蔡翼公一路上带着这样心情,和党中央的重托,在晚上,到了成都。他下了车,在成都边的一个一般的旅店,住了一夜,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29 19:55:59

(八十二)



       第二天,他离开客栈,来到成都南城的那条有布店的街上。他走了进去,看到柜台后一个男店员:这时,里面没有顾客。
蔡翼公用暗语说:“我想买一块红布。”
“我们的红布不多了。”
“那有什么我就买什么。”
“那这块红布怎样?”
“好!”
暗语对上了。
蔡翼公,又非常警惕地往店子外面看了一眼,没有人。就说:“我要见老李(老李就是交通店的负责人:李福声)。”
“老李一早去川康特委开会去了,你在这里等他。”
“要的。”
然后,蔡翼公在店里等着老李
二十。
然后,蔡翼公就在店里等,他知道,要不了多久,老李就回来,自己就在他的带领下,见到中共川康特委的甘道生书记了。一会儿,店里的同志跟他倒了碗水,就出去了。蔡翼公心情非常平静,他没有喝水,
而是看着身边的一个小窗子小窗子外是近处的一旧瓦房的发暗的木墙的背面,和房子再过去的一些房子的灰色房顶的视角。
。过了近两小时,要到中午了,老李回来了,
“老李,有人来了。”伙计说,然后,老李走进里房。
蔡翼公站起来,他对老李说:;“我奉宜宾地下党的指示:完成党中央的一件重要任务。请带我去川康特委见甘道生书记。”
“那好。我马上带你去川康特委。”
“要的,”
然后,老李和蔡翼公就出了布店。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31 18:31:26

(八十三)


      成都地下党交通站的老李,带着蔡翼公走过了四五条街道,在成都南城一大片平民区的一胡同过道的两间房子中的一间停下,老李说:“这是老甘的家。”然后,他上前敲门:
“咚咚咚!”
土灰色的门开了。蔡翼公看到一个近37、8岁的,容貌平易近人的中年男子,可能由于搞党的地下工作显得老气可极为老成的样子。
看见门开了;老李就先进去,蔡翼公也是,门就关上,好像根刚才一样,就没有打开过。
“甘书记,这是从宜宾地下党来的蔡翼公同志。”老李说。“老蔡,这就是川康特委书记甘道声同志。”
第二天,蔡翼公在成都地下党的交通站负责同志老李的带领下,身着灰色长衫,两人来到川军部队的大门前。门口有三个川军战士守卫着大门。非常的英武而威严!
(关于成都,省委,川康特委地下党的故事请几年后关注《微红色的晨光照在成都城上》)
老李对蔡翼公说:“这里就是川军部队。你找的朋友大都在这里。”
然后,蔡翼公上前去。
“麻烦,我想问一下……”
一个团脸的川军士兵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找吕峰参谋。”
“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的一个亲戚。”
面容严厉的士兵看了看他,就转身进里面去了。
过了四五分钟,一个军人军官,就带着好奇,跟着士兵走了出来。他看见是自己多年不见的最好的朋友,就快步走向蔡翼公。
两人见面,就非常高兴显然,显然,这不是要抒发友谊的时候。看得出来,他是忙的。蔡翼公对吕峰说:“你好久有空?”
“我中午出来,咱们去餐馆喝酒。'
"“我请你。“
“要的。”
然后,他的军人朋友回身进部队;蔡翼公和老李走了。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31 18:34:26


(八十四)

      到了中午,三人在川军部队边的一个餐馆见面。
他们点了些酒菜。后,他们边吃边聊,只是声音小。蔡翼公再次观察了店里,只有那边的一两桌有人,和这边靠里的旧墙一桌有人,旁边就没有人了,蔡翼公把声音放的还低,在吃了一会就说: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到达宜宾兴文建武,本想过长江,被川军沿江设防。所以,党中央和周恩来副主席,派人找到宜宾地下党,由我来成都找你,并让你和刘湘约好,由我跟刘湘说明我红军不是来打川军的,是路过宜宾建武,
北上抗日的。希望川军保持中立。”
“明白了。”
“老吕,我怎么才能见到刘湘司令?”
“我尽量。”
……
二十
在川军里的吕峰,知道虽然自己能有机会见到刘司令,但是,刘司令所处的地位和他思想令他要十分的小心和做多方考虑。但是,他要全力帮助翼公完成党中央和周恩来副主席交跟的任务。他知道,既要让蔡翼公见到刘湘,
又要绝对不能让刘湘部队里的反动军官发现。他对刘湘是有点了解的,从内心里,刘湘是明事理的。该怎样在适当的机会来做这事呢?他觉得,最好是刘湘身边没有人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只有选择这个机会,是适合的。
但是,刘湘会单独见蔡翼公吗?他觉得在这一点上,也没有什么把握,看来只好试试了。吕峰想道。
为完成党和周副主席交跟的这个任务,同时,也是四川地下党的光荣和重任,吕峰在考虑,怎样用适合的方式接近刘司令。
过了一天。
吕峰在参谋部看见,刘相一个人从司令部走到了参谋部。这是机会!他马上意识到。
此时,刘湘在他们的周参谋长的办公室里。
过了不久,周参谋长就出去了,可能是有什么事?
而办公室里就只有刘湘一个人。
吕峰就大胆走进去,向刘司令敬了一个军礼说;“司令。”
“啥子事?”
“我觉得,听说,红军到了宜宾建武;他们是要路过宜宾,不是来找我们川军的麻烦的!”
“你怎么这样说?”刘湘显然有兴趣,眨了下眼问。
“红军来人了!”
刘湘明白这话里的含义。
他没有说话。他意识到吕峰与共产党有关系。
看到刘湘在思绪,吕峰知道自己这样说,就是直接把自己暴露在刘湘的面前一一一他就是共产党。但是,为了党,为了红军,他不在乎自己被马上杀掉。
做为负责的刘湘为了川军的命运,他问:
“你带我去?”
“我过后回话。”
“要的。”。'
.
然后,吕峰就离开刘湘。
……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31 19:11:15

(八十五)


       当天下午,吕峰到成都地下党老李的布店。看到伙计,由于老李有了交代,这个伙计看到一个斯文、俊逸的国军军官走了进来,他马上想到了老李,说最近这几天有一个国军军官要来找蔡翼公。就觉得是他。
“我找老李。”
“你是……”
”等会,你就知道。”
“好,跟我来。”
然后。伙计带着吕峰进到里房。他看见了蔡翼公和老李,显然在等着他的消息,因为,两人的神情表明他们缺乏兴致说话。
:“蔡翼公,老李!”
蔡翼公和老李看见吕峰进来,这使他俩很想听听他们所关心的事。
“蔡翼公,我跟刘司令说了,他要见你。”
“好呀!”
老李说:“我们这样,把刘司令喊到望江公园见面。”
“要的。”
……
第二天,多早蔡翼公和老李就来到成都的望江公园等着。到了近十点,蔡翼公看见吕峰带着刘湘司令来了。老李说;"我在那边等你。”
“要的。”
显然,老李是没有资格在场,还有,他是共产党员,不能主动找暴露的机会。然后,他走开了。
过了几分钟,他们见面了。
“刘司令,这是周恩来副主席派来的我党代表,蔡翼公。”
“这是刘司令。”
然后。蔡翼公对刘司令说;"你好,刘司令。我党的周恩来副主席让我特地来告诉你:红军现在在宜宾建武。他们不是来和川军打仗的,只是路过宜宾,往西北上抗日的。”
“我相信周恩来。”刘湘说。
“那就好。我们周副主席也非常信赖正直爱国的刘将军。”
“请转告周恩来,他需要我做什么?”
“希望你保持中立。”
“行。”
……
完成了党的任务,蔡翼公到晚上,和老李到中共川康特委书记甘道声那里,汇报了和刘司令的谈话成果,甘道声不久把这一件事报告了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光明同志,这事对于我中国工农红军免于被国民党的重兵消灭起到巨大的作用,
因为,那时的红军人困马乏,严重减员,是处于弱势的。
……
两天后,蔡翼公要回宜宾。老李受甘道声和光明书记的委托特地送蔡翼公去成都南车站赶车回宜宾。今天的天气是灰白色的天,看到成都的街上,人们来来往往,街边的,店家的顾客进进出出,提着自己所要买的东西;
街上人力车和轿车在身边过去,不时发出铃声和车声,在人流匆匆的大街上,非常热闹!只有完成了党的任务,蔡翼公才真正感到一种全身心的轻松。他和老李到车站,一会就上到宜宾的车。就分开了。
老李在一年后,被人出卖,被国民党特务枪杀在成都防空洞边的地上。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1-24 17:45:20

(八十六)


      一九三七年九月的一天。
在宜宾小北街上,有一家小小的成衣店:光耀衣店。在这一天开店。
店里有一个伙计,有一个老板。老板的名字李长福。其实,这不是老板的真名,老板的真名叫冯愚庸。他是不久前由中共重庆地下党派往宜宾来做地下党工作的。刚刚开店,生意是清淡的。冯愚庸人有一米七多,身材瘦高。
而清瘦的长脸的冯愚庸,这天做了一天,要到黄昏了,他才把店子关门打洋了。
他和伙计做了点饭吃,就在自己店里,
把今天的生意的账目进行总结。
中共地下党员冯愚庸生于一九0六年,是重庆江北人。他一九二七年加入了共产党,一九三0年任中共四川省委行动委员会主席团副主席兼工委书记。后被抓。一九三七年从重庆反省院出来。一个月后,他接到了党的指示,
,这是一个晚上,在重庆的一个地下党领导的家里。
‘老冯,党决定派你去宜宾工作。那里的我党地下党工作已经散失了,党的主要领导和大部分的党员,交通站被敌人破坏殆尽,处于无党的状态,这显然是不符合我党在每一个地方存在的原则的。”
一个党的特委书记对他说,
“我明白了。”冯愚庸说。
“你准备一下,明天到车站赶车去宜宾。到了宜宾后,你去和一个叫兴隆杂货店的老板成坚见面,把党的简绍信跟他。暗语是:
我的红糖用完了。我要买点。红糖卖完了,你就买白糖只能买两斤,行。
后,成坚会带你见宜宾地下党临时负责人廖寒非同志。你的任务,到时他会向你布置的。”
“明白了,李书记。”
……
第二天,冯愚庸带上行李,天一亮,上了由重庆到宜宾的长途客车,开始了他去另一个地方的新的革命斗争。他为此将充满革命的信心。在抗战的大后方四川宜宾为抗战为党进行革命工作。他早已不在乎自己生死问题,
只要自己还活着他就要把党的抗战工作做到底!
要到天黑了,到了宜宾江北下车,再赶船到城里。夜晚来了,他只好在一个便宜的客栈过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去合江街成坚的铺子接上关系,
马上,成坚就带他到中共宜宾地下党临时负责人廖寒非的家里。

看到重庆地下党的简绍信后。廖寒非就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同志。他告诉他:;"目前,宜宾的反动派非常凶,要特别注意!虽然,现在宜宾是抗战的后方,国共已经合作抗日,但是,敌人依然凶!”
“嗯。”
“你才来宜宾,要利用你一个外地人的身份做点生意。我建议,你开一店,既可以做生意也可以成为党的联络站。”
“要的。”
“我想了一下,党跟你出些钱,开一个衣店,就叫光耀成衣店。怎样?”廖寒非说。冯愚庸看到廖寒非极为有头脑,已经为他把今后在宜宾的革命抗战工作的方式想到了。
然后,显然这不是抗战工作的全部,廖寒非又说:
。我们宜宾地下党,目前需要做的是:尽快把被敌人破坏的党组织建立起来,还要开展抗战救亡运动,走在人民中去,向我们的人民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使得更多的年青人走上抗日战场,拿起枪和日本鬼子战斗。
还有,目前四川是抗战的大后方,但是,反动派主要对付的是我们的地下党。虽然他们做的不明显,要小心。”
“嗯。”
然后,廖寒非让冯愚庸在他家吃了饭并让他住在自己家。三天后,他和冯愚庸在宜宾的小北街祖了一个门面,叫光耀成衣店,卖衣服。让一个党的同志去帮他,这样,光耀成衣店就开起来了。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1-24 17:49:26


(八十七)


       这是衣店开业后的第五天。冯愚庸和地下党派来的一个同志在店里工作,而店里的生意一般,比较冷清。一天下来,才卖了几件或五六件衣服。这不是我党的目的。作为党的联络站,还没有人来联络。这个冯愚庸不急,此时,到了黄昏,他让店员小刘把店关了。
两人在店里,下了一些面吃,天黑尽,冯愚庸开始在本子上总结今天店里的生意情况,尽管生意不好。但是,他主要的心思,不是在生意上,而是在于党的重新建立的工作上,不久前,廖寒非和他商量,
要尽早把宜宾的地下党重新建立起来。目前,廖寒非已经把多个失去联系的党员喊回来,就是说,只要人有了,就可以正式重建宜宾地下党。
他知道,这些天,廖寒非在忙,在开始进行重建宜宾地下党的具体事宜,自己心里也期盼着!
到晚上近20点半,他把今天店里的生意总结完了。他喝了点开水,
小刘说:“冯大哥,今天的生意不好。”
“不要急。不过,我想以后会好些的。'
“冯大哥,我不要想这些问题。老廖不是说,我们要重建党组织?”
“是呀。他这几天已经去做了。我们宜宾党组组每一次被叛徒出卖,都要遭到一次大破坏,跟我来宜宾之前的重庆一样。”
“你这样说,我就想起了来自自贡的孔方新书记,黄大尧,沈玉琪等,在我们宜宾为党工作了一年多,就被反动派抓起来,枪杀了。”
“是呀,要革命就会有被杀戮的那一刻。但是,这吓不到真正的共产党人,只会更激励更多的共产党人起来和国民党斗争。”
小刘也觉得冯大哥说的很好。过一会,他想起了什么,就说:
”那天,我听说,不久后,将会有从前线上,下来到宜宾治疗的国军士兵。”
“这样,我就感到我们的抗战有希望。"
冯大哥说。
这时,他喝了点水。还要说,就听到了敲门声,他知道一定是自己同志来了。就说;“小刘,快去开门。”
然后,小刘就起身,去开门了。过一会儿,小刘和廖寒非走了进来。
“老廖!”冯大哥起身,先招呼廖寒非。
“老冯。”
“你这些天,工作的怎样?”冯大哥问,他指的是:在关于重建宜宾地下党的事情上的进展。
“在做,”
“我们好久成立宜宾县委?”小刘先问。
“还有一段时间。我今天把几个新发展的党员算起来,我们的党员才十多个。”廖寒非说。不过,他似乎是满足的说:“这是可以的。”
他然后,又说别的,是在说另外的一件事:
“我来是跟大家说一声。明天,我党要在宜宾最热闹的大十字,进行抗日演讲。”
小刘说:"这太好了!”
二十
“我党的陈荫浓要在会上演讲。”廖寒非继续说。
“这行呀!”冯愚庸说。
“老冯,你明天把店子交跟小刘,我们一起在街上进行发传单。”廖寒非说。
“我当然去。这是我来宜宾的第一场抗日活动。”
“我也想去!”小刘说。
“不,你要留下看店子。”老廖说。
然后,老廖又说:
“还有,宜宾的反动派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们共产党是没有什么可以吓倒的!”冯大哥非常坚毅地说。
“对,我们共产党是无所畏惧的。”
……
廖寒非和他俩在店里聊到半夜22点多种,看到时间差不多了,老廖说:“天晚了,我走了。”
“老廖,我送你。”冯大哥说。
然后,冯大哥和老廖走出了店门。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