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林边 发表于 2022-5-19 11:17:40


(三十七)
      半夜近两点,李筱文和几个地下党成员在城里贴了多久的传单,没有什么危险,李筱文才回到已经睡熟的妻子孩子的家里。
他上到床上。看到妻子和孩子睡得是那样甜蜜,就把灯关掉了。
此时的李筱文非常的兴奋,今晚的举止总觉他自己像初次干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或是像一个新手般,而兴奋得没有一丝睡意。想到自己和自己同志贴的标语,他兴奋。他觉得,只要到明天,全城的人都看到宜宾共产党,看到传单,一定深受鼓舞,这样,我们的人民就对革命的未来充满信心,这对宜宾的共产党人是有前途的动力的。
是呀,李晓文想道,这样就更利于我们共产党人开展工作。在以后,无论遇到什么艰难,有了人民的支持,一定会从胜利走向最终胜利。想到这里,李筱文看了看对面窗子外,在深夜里的        往凌晨去的夜色,黎明就不会太远了……
一九二八年三月春的双石铺,
在李家勋所在的村子一一一八弓丘,每年村子都有县和官府官员下来收捐。刘文彩在四川范围内,对乐山、自贡、宜宾等地,收了不少的税,全部都装进他私人的口袋里,
共产党员李家勋在前不久带领乡民,在农会的支持下,把每一年都定期向村里的几乎吃不饱饭的乡民被彭地主收捐而进行的斗争,获得了胜利。本以为,村里的乡民就获得了平静。没有想到,村里的非法收捐没有了,现有来自宜宾官府的收捐,令包括李家勋在内的所有村民非常气愤而无赖!
现在,李家勋就和农会主席老梁叔商量
“老梁叔,这来自宜宾官府的派捐又下来了。我们绝对不能让那些官府老爷得逞。”
“是呀。”
“你等一会,和几个农会骨干,去每一个老乡家,告诉他们,不要怕,有农会有党跟他们撑腰。”
“要的。”
“我接到郑书记的通知,宜宾县委和地下党非常重视这事,派来了党有经验的委员傅谦漠、曾四生来帮我们了。”前天,当宜宾地下党负责人,宜宾特支书记郑佑之得到了消息后,为了支援这个位于宜宾和自贡相交的宜宾偏远山村一一八公坵,派人来告知李家勋,二人今天下午到。
这对于非常孤立的党员稀少的村中的唯一党员李家勋来说,和这里的农会来说,是大好消息。他们已经不再孤单,有党的支持。
“这样好!”
,李家勋感到,有了自己同志的加入,会更加有信心
天要黑了,
从宜宾城由中共宜宾地下党的负责人郑书记派来的傅谦漠、曾恃生到了。
两人是25岁的宜宾地下党员。来协助李家勋领导这次由宜宾当局和双石铺镇的贪官向当地老百姓收捐的斗争。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5-21 11:26:43

(三十八)

      漠和曾四生在晚上,李家勋的家里,他们在商量这次反对宜宾当局派收捐斗争的事。
“还有五天,当局就开始了。”李家勋说,神情极为愤懑,正义而耿直的他见不的淳朴老实的百姓被当局1欺压。
“这次,宜宾当局派来一个专员叫唐思进,他下来是专门督促这事的。”曾四生说。
“还有一些宜宾城下来的官员。”
傅谦漠说。他一双正直坚定大眼睛又黑又大,眉头发皱,在说这话时,他的非常性感的鼻孔就翕动一下。看得出,他或他们都正义反对邪恶无人道的官府!
“我们不管他它,”李家勋说。“到了那天,我们就把全村的老乡发动起来和他们斗,绝不交捐。”李家勋说。

……
第二天晚上,傅谦漠和曾四生还有农会主席老梁他们开始分工,做这次斗争工作。傅谦漠和曾四生在现场做宣传。
农会主席老梁和几个骨干带领村民根据李家勋的举止而动,再由在这方面有斗争经验的李家勋主要对付政府官员。在做出了全面布置后,
,要到半夜了。老梁叔等农会骨干就走了。而傅谦漠和曾四生住在李家勋的家里。
二十
两个地下党员已经睡了。在另一间房里的26岁的李家勋是睡不着的。他就起来,走出自己的老宅,在门边一石头上坐着。心里是无法安静。他想道:这次和上次村里闹彭地主收租也是不一样的。那是在村里。这次是宜宾反动当局和本乡的地主势力勾结在一起来坑害已经十分贫穷的乡民。真是越苦越来。越伤心越来,哼!看着吧,我绝不会让这些养尊处优的大老爷们的心愿得逞,大不了就是死。为了人民的利益,死了也是我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气愤愤的李家勋又想道:
不要以为你们这些喝老百姓血的官员都能得逞,这次,你们还有这样好的运气吗。我绝不让你们如愿,我要坚决中止你们的派捐野心。
李家勋想到这里,就看了看眼前一边,掩映在黑越越深夜里的一些平民的草房。
过很久,李家勋就回到自己房里睡下。
他在等着哪天的到来,他要当场和反动政府官员进行斗争,他有过一次这方面的经验。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5-21 11:29:35

(三十九)


       今天是来自宜宾城当局专门督促对乡民收捐情况的唐思远,带着政府官员和本地的乡绅到了在山区里的非常僻静的镇上。
不久,他们还带来了一队军人,准备到时,有那个人不交捐,就马上好逮起来。
这时,在镇东土场上,李家勋和傅谦漠,曾四生。农会主席老梁叔,还有几个农会骨干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擅长榨取人民血汗钱的反动官府的人员来了。
李家勋说:“现在已经十点了,我看市里的官员出来了。老梁叔,你到那边的镇口,看到我一招手,你就把众多乡亲带来,
“要的。”
“快去吧。”
“傅谦漠,曾四生,你两人看到大家到了,就当场作宣传,唤起人民的反抗意识。”
“好的。”
……
后,到十点,以肖专员为主的官员,乡绅,出镇公所大门,一个跟班喊道:“镇里的人马上来开会!”
不久,来了很多的人。
肖专员大声说;"老乡们,又到了一年春季的收捐时候了,我知道你们的日子过得不好,可是,这个是政府的规定。我也没有办法违反。老乡们,从现在起,我们开始挨家收捐:先从镇上开始再到村里。”
在乡民中,有人喊道:“我们连吃的都不够,没有什么粮钱要交的!”
“谁在那里说?跟我抓起来?“肖专员喊道,当他听到这话,一句反对他们收捐的话,马上恼怒起来,脸色不好看;一个白净光润的长脸很不愉快,居然有人敢反对他!他又发威喊道:“哪个在那里反对政府的计划。是谁?跟我站出来!不识好歹。”
李家勋走出来,“是我。”
“什么,你是谁?”肖专员用他养尊处优的白净手指指了一下李家勋。
“今天,从今后,这样不合理的收绢必须结束!”李家勋喊道。
“你是谁,你好大胆子,敢对抗政府,把他抓起来!”肖专员一下气恼了,喊道。他意图先发制人。
这时,在人群里,曾四生趁机向乡民发出讲演;
“老乡们,当局不顾你们的死活,极力地来收你们的捐,这还有人性吗?!我们绝对不能跟他们交一点捐。”
“对,我们绝对不能交!”老乡们喊道。
“对,他们剥削了我们几十年了,该结束了。”曾四生喊道。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5-21 11:32:42

(四十)


      老乡们,我们应该起来跟他们干,不要拍;你们越怕,这样的收捐就没有尽头。请问,你们甘愿被这些官府老爷残酷压榨你们血汗吗!?”
傅谦漠在曾四生后,向身边的人民喊道,
这时,敌人唐团长把手一挥,四十多个军人就跑过来。
既然敌人出动了,李家勋手一招,在场边的所有村民,还有农民赤卫队一起跑来,都把军队围了。
政府专员看到这样不行,只好绝望地撤了,这次斗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了胜利。
……
一九二八年一月,中共四川临时省委开了川南会议,会上,看好宜宾的革命前景的领导要求在宜宾发动暴动的决议。
三月十七日,
在中共宜宾地下党书记郑佑之的家里。
他对来家里的李筱文说:
“小李,根据省临时委员会的会议精神,并希望我们宜宾开展武装暴动的考虑,党决定让你到高县横江去发展党的组织,开展革命斗争,你看怎样?”郑书记说。
“郑书记,我坚决听从党的安排。”李筱文说,模样非常坚定。
“那好。”
“郑书记,我好久走?”
“马上走。”
“要的,郑书记。”
中国革命要胜利,不能仅仅在一座宜宾大城市展开,还要到国民党统治弱的地方去,唤醒那里的人民,起来和反动的地方当局斗争。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一种进行革命的方式。

李筱文就离开了郑书记的家,向在林家巷自己家里走去。他想告别妻子,几岁的女儿,这以后,恐怕很难有机会见到自己亲人了。嗯,他想道:马上就赶车离开宜宾城,向位于宜宾南部有四十多公里的高县横江去。
这是一种新的革命·斗争,它更加充满危险,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干好郑书记交跟我的这个党的工作。想到这里,李筱文在心里充满了信心,对革命的未来更加的期盼,他步伐较快地向自己的家走去。当李筱文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后,
他已经不再想自己的事,和家庭了,他要为解放全天下的受苦大众奋斗,哪怕死,也绝不眨一下眼。

二十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5-23 11:09:45


(四十一)


      李筱文出了郑书记的家,走了十多分钟,从一条小街走了出来。心里对即刻到宜宾高县横江秘密建立党的组织,进行革命工作,充满信心和盼望!他把这事当着是自己要全力以赴去奋斗的重要工作,他知道,
要开展这一致命危险的工作,是极为困难的,可是,为了党的革命事业去奋斗,他绝不后退。
李筱文在路上,在心里思索着这样的事,心里又兴奋又具有使命感,巴不得这时,自己就上开往宜宾南部有四十多里的山区小镇一一一横江。
他回到了家里,
他妻子在家里,看到自己丈夫匆匆回来。
“玉如,我要离开宜宾了!”
“你要去哪里?”
“高县横江。”
“你去好久?”
“这个说不定。我走了,你带着我们的孩子,到你妈那里去生活,毕竟那里有你吗、爸爸的照顾。”
“我知道。”
然后,李筱文开始收拾衣物,和一些需要的东西,准备马上就离开家。这时,两个是覃司令侦缉队的特务,走到了李筱文的家。原来,他们一直在李筱文的家的一边,跟踪监视了很久,根据,覃司令和他们的队长陈德方的命令,
把地下党员李筱文抓了起来。

宜宾城防司令覃筱楼获得了部下抓来了李筱文的消息,对春节的宜宾大街上,都贴满了共产党的标语非常的不安,刘文彩更是火爆,抓住了共产党员李筱文,就想马上从他那里获得线索,引向宜宾共产党的内部,好抓住更多的共产党人。他命令
宜宾城防司令覃筱楼做这件事,好坐享其成。
是贫苦人出生的覃筱楼处于这样的位置,是必须要为国民党的政权服务的。他这人,显得心态复杂。人聪明。从小受尽人间苦难的覃筱楼,在反对共产党时,有灵活的一面。比如:在后来的抗战期间,在街上进行抗日演讲的一些革命人士,他就等他们演讲,不做抓的准备。还有他的部下抓来的共产党员陈荫浓,女峰,他就把他俩放走了,还准许革命人士、共产党人在街上宣传抗日等。其实覃筱楼想为以后如果共产党执政,尽管他杀过共产党人,也放过共产党人的情况下,共产党好对他留情。可是,此时,他作为国民党的司令也不得不为国民党服务。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5-23 11:15:40

“(四十二)


       李筱文,我早就知道你了,一直都派人盯着你。“覃筱楼说。此时的他长的白胖胖的,肚皮圆圆的。
李筱文没有说话。
“你说,春节那天晚上街上的共产党的传单是不是你们贴的?”
“是。”
“那你就是共产党?“
“我就是。”李筱文一点不否定,态度坚定,反正都暴露了,那就准备为共产主义事业去死,这是他在当初进行入党宣誓时发出的誓言。是呀,现在就是时候了。
“很好!还有那些人那些党员参加贴了传单的行动?”
“有。”
“有哪些?”
“满天都是。”
覃筱楼一听,知道是戏弄他的。他把他肥脸一动说;:“你想把我当哈儿(四川话:傻瓜)。”
李筱文没有说话。

覃司令冒火了,把他圆滚滚的肚皮抵近些:“今天,你不交代你们的共产党领导、成员,你会被弄得死去活来。”
马上,覃司令直接又问:
“那你说,你们的领导人是谁?住在城里哪里?你们委员会的成员都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这个不跟你说。”
“别跟老子胡扯!快说!”
李筱文直接说;"我是绝不会出卖我的党和同志的。”
不死心的覃司令说: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5-25 10:25:22


“这样,你说了,你想要做大官,要钱都没有问题,我全力满足你。”
“我绝不跟无能的专门欺压人民的政府当官服务。”
“不要这样死板嘛,不要把路一下堵死了。”
“我们共产党员就是这样。”
“是那样?”覃司令心里窝火地问。
“我要和我们共产党员一道,坚决推翻你们!”李筱文坚定地喊道。
“你就来推翻吧,我先杀了你,看你还推不推翻。”覃司令一下咆哮了,“来人,把他跟我拉出去杀了!”
李筱文知道,要革命,就要准备着头落地。现在,自己有被反动派杀掉的一天已经到了。
他没有一丝的恐惧。为了中国革命,为了全天下的劳苦大大众,,他不会有一点的缺憾。
五六个敌人押着李筱文,走出城西的城防司令部。往文星街走来,只要再过几条街,就到大十字街,那里就是大观楼。
覃筱楼暴性发作,要马上处斩24岁的年轻共产党员一一一李筱文,这个出生于1904年到现在1928年才24岁的充满青春活力的共产党员。早已经把自己的美好生命贡献跟了中国革命的伟大事业。此时是下午,他被押在宜宾城最繁华的大十字广场,这里是清朝政府经常斩杀犯人的地方,特别是,到了清末民初,有些反对清朝政府的革命人也常在这里被斩杀,比如:谢奉琦,杨攻甫,我们将在长篇小说《岁月》里进行描写。
气昂的覃司令决定在这里,当着众人的面,把共产党员李筱文斩杀,并震慑宜宾人民和宜宾地下党。把李筱文押到大观楼下的宽大广场上,当着群众的面把李筱文斩杀了。
就在共产党员李筱文被杀害的3月16日,这天,根据宜宾地下党的指示,把在不久前领导家乡八弓丘抗捐胜利的26岁的李家勋调来城里做负责工作。从宜宾很远的山区双石铺到了宜宾城的人耿直坚定豪爽的李家勋,已经是黄昏了。
他到郑书记的家。
“小李,你在前不久的抗捐斗争中,表现的很好。同志们和党组织都满意。”郑佑之说。
“那算不了什么,都是同志们的集体努力的成果。”
他对自己同志非常和蔼。还有,根据党的指示,郑书记将要到位于宜宾西北山区有一百多公里的大塔,组织那里的农民暴动。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5-25 10:30:08





      (四十四)


“小李,我明天要去宜宾大塔了,这里的工作就交跟你了。”郑书记说。
“郑书记,我恐怕不行,做不好这个工作。”李家勋觉得自己能力不够说。
”你要坚决去做。同志们相信你。“郑书记鼓励他说。
郑书记又说“”
“来,先别说了。你肚皮饿了吧?先吃饭。”郑书记说。
“要的。”
然后,两人就吃饭了。
吃过饭,由于要把自己的领导工作交跟李家勋,郑书记有意识地和李家勋畅谈到深夜。而此时,宜宾地下党还不知道李筱文被杀害的消息。
郑书记要到位于宜宾西北有一百多公里的偏远山区的大塔去,根据中共四川省委开展暴动的指示精神到那里,领导大塔农民们进行暴动。
而城里的领导工作暂时由宜宾县委委员的李家勋主持工作。
两人睡在1928年3月的春日,显得非常温润的夜色的城里的房里。
“李家勋,第一次主持党的工作,你一定要沉着,机智。要多对敌人加倍的小心,要有利地减少党和成员的暴露,要有力地开展工作。这事是辛苦的,十分凶险的!”
“郑书记,我明白。”
“要坚定革命的信念,继续进行党在宜宾城里的革命事业,要唤起宜宾人民的觉悟,和反动派进行有效的斗争。”
“是,郑书记。”
看来,郑书记对26岁的李家勋给予很大的期盼。

到了第二天早晨。郑书记起来了,把一些必要的东西,比如:党的文件,和几本马列的书籍装进了皮箱里,和李家勋吃了饭,就关上门,向宜宾合江门码头走去,准备赶船沿岷江而上到宜宾西北最偏远山区的大塔农村。组织领导武装斗。合江门是万里长江宜宾的起点,往北上是岷江。郑书记从这里赶船上岷江,到宜宾西北很偏远的山区大塔组织那里的农民进行革命暴动。
李家勋提着箱子,两人平和地往城东而去。心里对中国革命的前景无限向往,一种推翻国民党反动派建立一个民主、幸福的新中国是那样的伟大诱人。
为了中国革命的成功,两人决定哪怕是杀头、流血,失去生命也毫不犹豫。
“到了。”当他俩走到合江街,此时身边,不时有人从那里下斜陡的石梯、或有人上来到街上的热闹情景时,李家勋说。
他俩下了多节石梯,来到往北些的过来的岷江上停步。
郑书记接过皮箱,对年轻有为的长脸,脸颊陷下去的26岁的李家勋说:“我走了。好好做事!”
李家勋明白在这样场合,不能久说,也不能把话说明。然后,他看见郑书记向停泊在近岸的江上的趸船走上去,上了轮船,过了几分钟,船就往岷江上游开去。那里有大塔。郑书记将对那里的山区,组织进行革命暴动。我们将进行描写。
二十。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5-26 10:40:13




(四十五)


      李家勋看到郑书记赶的轮船沿着清清的透着淡绿色水的岷江而上,四五分钟后,就消失在往北的被远处江边岸上的低矮平房背景中,往位于一百公里的宜宾西北山区的大塔去了。李家勋就回转身来,就往斜斜的河岸上的上宜宾城一条通往城边上一条、两边是古旧的房子中间非常窄窄的石板路走上去。

就往可以走上去的一道进出城的安静的石梯走上去,上了城。
郑书记走了。他(李家勋)在心里想道:嗯,要不了多久,郑书记会在宜宾西北偏远山区,领导那里的农民暴动。听说几百年来,这里的老乡被当地的土豪劣绅快榨干血汗了,这些地主太坏了!
该是和恶毒的反动派作斗争的时候了。想到这里,李家勋心里就兴奋,这不是咱们共产党人所期盼的革命吗?
郑书记走了。李家勋又想道:既然党组织让自己做好城里的工作,自己就要做好。我一定要根据同志们的需要,宜宾城里的情况为准,既不能让党组织有损失,又不能出现对党不利的事。
想到这里,李家勋对自己即将以负责人的身份领导城里的地下党组织的工作充满了信心,心情也开朗了,在这样的心情下,他走到一处旧的灰墙边,看到前面有几个人在看墙上的布告。处于好奇,他也走近去看,他看到:
昨天,就说1928年3月17日共产党员李筱文被斩杀在宜宾大十字街的布告,十分惊愕!他还在看。

这时,有一个人,就是在当月前,在宜宾八弓丘代表市政府来那里收捐的卞成宾。
他看到李家勋站在那里看布告。
马上就想到抓捕他,他往李家勋走去,当即实行自己的想法。要走近了,他马上想道:不,这样不保险,就只有我一个人。还让他跑了,万一我被他伤着了,不是一场空吗?对,这里离府唐坝(特务队长陈德方、刘文彩常在哪里)不是很近吗?自己马上去报告陈队长,派人来,就会稳抓住李家勋。想到这里,卞成兵,就马上改变主意,回转身,往只有来回十一二分钟的府唐坝急跑去。他马上坐上人力车,这样争取在李家勋看完告示走前,喊人来抓住他。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5-26 10:47:06

(四十六)



       几分钟不到,卞成宾让人力车把他拉到特务队长陈德方所在的福堂坝,一下车就飞叉叉地跑到陈德芳队长的面前,直接说:“快,抓共产党!”
陈德方莫名其妙:“你说什么……”
“李家勋在水东门。”
“快,上车!”
陈队长明白了,此人在抓共产党人方面反应极为快,是老手了。他紧急喊道。于是,有八九个特务,跳上车,急急开车来水东门。
过了三分钟不到,陈德芳带着七八个特务上了车由卞成兵带路,急到刚看完布告,心情十分悲痛沉重,心里压抑的李家勋的身后,他就要走出这条街道,往中山街走去。这时,刚刚赶到的车子在他一边停下,卞成宾看到李家勋刚要往前面的街道走去,就不慌不忙地快走到李家勋的后面。看见要到了。就喊着:"李家勋站住!”
李家勋回头一看,是陈德芳队长,和卞成宾,而陈队长一张方长的溜圆发亮的眼睛一鼓。“抓住他!”
五六个特务猛扑上来,抓住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自己怎么会这样的李家勋。
二十

是宜宾城防司令的覃筱楼,对于在几天之类,抓到了两个共产党员:李筱文、李家勋是惊喜的。虽然,李筱文没有令他满意,什么都不说,就被他当天下午杀了;现在,他对26岁的李家勋要在他身上获得令人满意的效果。
一一一让李家勋说出宜宾地下党的领导人,所有成员的名字和住址。
人已经长胖的覃司令,对站在面前的李家勋说:
'“你就是共产党吧?”
“对。”
李家勋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暴露,卞成兵在喊住他时,已经说明了一切。
“很好。我只关心,只要你说出,你的领导人是谁?家在哪里?还有你们委员会里的成员(这一句来自南斯拉夫电影《跟踪》),叫什么名字?”
李家勋马上就明白,他想知道包括郑书记在内的所有宜宾特支委员会的人员和地下党员的名单。就是哪怕死,自己也不能向敌人透露党的秘密。他在心里想道。在他被敌人抓住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决定,宁肯自己被杀头,也不会向敌人供出党的一丝消息,哪怕一个领导。一个成员也不可以。
“我是不会向你们供出我党的秘密的,一点意思都不行。”
李家勋马上坚定地说,
他把自己清亮的大眼睛盯住覃筱楼。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