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云孤雁 发表于 2022-9-21 15:05:46

       那时候的干部们都是有志向的年轻人,了不起。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9-22 16:41:48

(七十二)

       第二天早上,苟良歌吃了饭,此时,他单独住在一间地下党为他准备的房子里。他在心里,就等着到了9点30分,到翠屏山和同志们开会,把省委书记光明交跟他的任务顺利完成。他又等了很久,才拿出怀表一看,是九点了。就决定去开会。然后,苟良歌就出了门,向位于宜宾西郊的翠屏山缓步走去。这里平时就少有人上去游玩,平时极为清静。苟良歌在非常想见到自己亲爱的同志和想马上进行开会的心情中,走到了翠屏山,并向上面的斜搜石走上去一小半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对同志们说约的这个茶馆不熟悉,找不到,就只好回来。他想道:到时,自己没有到会,同志们会明白原因的。下午,孔书记因苟良歌没有去开会,到了他暂时住的房里,
“哎呀,我出来,去开会,才想起自己不认识路。”苟良歌抱歉说。
“我们知道你没有到会,你一定不认识路,都怪我们大意了。所以,我特地来告诉你,明天还在墨匠街茶馆开会。”孔书记抱歉说,一张白净的长脸,托显出坚毅而沉稳的性情。
“我一定去。”
“你找得到的”
“找得到。”
然后孔方新又和他聊谈了多一会,两人在自贡做党的地下党工作时,就具有极为真挚的革命情谊,后孔方新就走了。


第二天早上。
苟良歌还是早早地吃了饭,他只是在街边面摊上,吃了一碗宜宾燃面。吃了后,他看看今天是灰白色的天气,还有在街(上)边缓步走来走去的人们。他非常真切地感到川南古老的宜宾,是非常热闹繁华的!他觉得自己来这几天,都感受到宜宾城古老气息,和繁华喧嚣。在这一感受下,苟良歌心里愉快。他吃完了燃面,就要些汤喝,才觉得心情舒爽!一会后,他看了看怀表,才8点50,离九点半还有多一会。觉得自己从这里慢慢走到大观楼,时间也差不多。有了这个想法,苟良歌就往宜宾大观楼旁边的墨匠街的方向,还有近二十分钟的路程缓步走去。
半小时不到,省委特派员苟良歌慢慢来到墨匠街,就是现在宜宾百货公司后的一条小街一一一清华街,他走进他们约好的茶馆里的一个雅间。这时,大家到齐了。还有宜宾共青团书记闽南轩,一共七个宜宾地下党的主要负责人。
孔方新书记说:“昨天我们没有开成会。今天,我们继续前天就分派人到农村去进行武装革命的话题进行讨论。”
“我决定还是我去。”孔方新又说。
“我不同意。老孔,你是不是另外再考虑。”苟良歌说。
“我想了一下,就让黄大尧同志暂时代替我,”
“那怎么行?”
“这样,先让黄大尧去南溪,和那里的县党组织一起搞武装革命,让闽南轩去兴文。”孔方新说。
“我们坚决服从党的决定。”两个党员坚决说。
“你们有什么困难吗?”孔书记问。
“没有。好久走?”
“等等再说。”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9-22 16:45:32

(七十三)

       好久没有说话的蔡涛,听孔书记说:“蔡涛,把你安排到珙县去,你觉得怎样?”
“我坚决服从党的决定。”
“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活动上的问题。”显然,要在敌人的眼皮下,进行武装革命是非常凶险的,需要对在进行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进行预判。这是一个复杂问题。
……
他们开了一两个小时,孔方新说:“我们在这里开了很久,还是到另一一个地点去。”
苟良歌问:“我们去哪里?”
“这样,我们到位于城边的忠孝街李四娘的茶馆里去开,那里安静,这时人少,在那里开也不错!”
“要的。”苟良歌说。
然后,他们就离开了这个位于闹市区的茶馆,向宜宾西北城的忠孝街走去。(就是在翠屏山下不远的水井街进去)
二十。
宜宾国民党反动当局的刘文彩手下有一个侦缉队队长叫陈德方,自从宜宾共产党在一九二六年正式成立以来,刘文彩就恶毒地对付宜宾地下党。他把那些特务放出去,布满了全城每一个角落。显然,这样的手法对处于萌芽状态中的共产党是一个致命的危险。此时,的反动当局,主要秉承蒋委员长宁肯错抓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共产党人的训令。
此时,在宜宾水井街的几个便衣特务中的一个,看到:有六个其中有二、三十岁的青年人,有身着长衫、学生衣服等不一样的人举止匆匆走到水井街,好像有大事般地向忠孝街快走去。
多年抓捕共产党人有经验的这个特务觉得好奇,他主要指的是:怎么会有学生和长衫的人在一起?

此特务马上对身边的一个特务说:
“刘二,你看那几个人。”
“什么人?”
“我觉得有些不对?”
“什么不对?”
“这些人怎么还有一个学生模样的。”
“这又怎么样?””
这个叫李六的特务在说时,一直看着这六个人,看到他们要远去,就本能地跟上。然后,那个叫刘二的特务也跟去。

淡云孤雁 发表于 2022-9-23 10:40:33

   那个年代,革命者对工作都是不讲条件的。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5 17:37:43



      跟上来的特务李六,刘二看到那六个人拐过水井街,去忠孝街,就加紧步伐跟上那六个人。
几分钟后,看到孔方新等人走过水井街,往城西北方向的忠孝街走去。后,到了门牌上写有:
李四娘茶馆,
就一起走进去了。两个特务一下跑上去,想看看这些人坐的是哪个位置,这样好进行抓扑的思想准备。一下,急跑上去,不失去自己注意到目标。
有些匆匆的孔方新,省委特派员苟良歌六个终于走到了李四娘的茶馆,走进去。
一直跟着他们的李六,看到他们一起进茶园二楼雅间了,才回身,对跟在他身后的刘二说:“你快到县府街报告队长,和刘中校,这里有可疑的人。”
“要的,我马上去。”
“要快!”
李六特地叮嘱他。
刘二马上朝县府街急跑去。从这里到东城的县府街一个来回要四十多分钟。他立刻走近路,二十分钟不到,就跑到位于东城北的县府街的侦缉队。这时,刘文彩也在。
“刘中校!队长!”
刘文彩看到刘二忽地跑进来。就问;:啥子事?”
“忠孝街李四娘那里,有可疑的人?!”
刘文彩把自己手底下的侦缉队当着是探查宜宾地下党的宝和对付共产党的鹰犬。
刘文彩这个面貌有些像蒋委员长的面相慈善,如毒蛇的人听说部下发现了宜宾地下党人的线索,马上凶恶地喊道:;
"陈队长,你马上出动全体人员,把在茶楼开会的人全部包围,一个不少地跟我抓来!”
“是,刘中将。”
“快去。不要让他们跑了!”刘中将声嘶力竭地叫喊道,仿佛连房子和地上也抖了一下。
“是。”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5 17:41:32

(七十五)


       然后,陈队长马上回身,带着他的特务,开着车向中孝街飞奔而来。绝对不能让这样的机会错过了。
六七分钟内,陈德方队长带着几十个特务,紧急赶到宜宾城西北边的忠孝街李四娘的茶馆门前。陈队长看见李六一直待在门边,显然在继续监视着。一到,就下车的陈队长到门边的李六身旁,略小声地问:“老六,这些人还在里面没有?”
“队长,他们在上楼的第一个雅间里。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
“很好,老六。”
说完,长的有些胖的宽身子,肚皮上紧系着一根宽腰皮带的陈队长侧脸,对身边的几十个特务说:“把茶馆包围起来,”
然后,几十个特务往两边跑去,包围茶馆。
“……同志们,我们已经就关于在宜宾的偏远山区进行暴力革命的事,基本达成同一意见。”苟良歌是非常满意的说。“我信心,在省委的领导下,在宜宾地下党的全力努力下,我们四川的革命力量会更加壮大的。”
说完,苟良歌又说,“黄大尧,闽南轩等同志,要在未来的几天内,把一切工作准备好,就去长宁,兴文和珙县,和当地的地方同志一起进行武装革命。我希望在不久回到成都后,和省委听到你们革命成功的好消息。”
黄大尧说:“我希望早点去长宁。”
“这事不能急。“孔方新说,他身后是雅间的半旧的红门。
“是呀。这是非常重要的党的计划,要好好地规划,运筹帷幄。”苟良歌着重说。
“孔书记,他们走了,你在本城的党的工作就更沉重了?“蔡涛说。
“没什么,都是党的革命工作。我会坚决负责党组织工作,努力配合好这次武装革命在我们宜宾的展开和胜利。”孔方新说,他对宜宾当地的革命事业更有信心,此时,对于这次在宜宾开展武装革命的事,在几天内达成,也使他高兴和
振奋!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5 17:45:05

(七十六)


      说完,孔方新听到门外的上楼的木梯上,有几声跑上楼的急促脚步声。
孔方新对于跑上楼来的脚步声,并没有在意,他知道,雅间往右上还有二楼,万一,是往上去的店里的人员或上去喝茶的顾客呢?在他有这样的想法时,他还是把注意力看着眼前的同志们,想继续跟大家,或听自己的同志说话,把会
开下去。
此时,脚步声到他们门口外停下,就嘭的一声,他身后的门猛地被人踹开;多个特务不经意间跑进来。
“都不许动!”
在会场上的同志们都来不及做出反应,此事太无法理解,都呆呆地看着进来的特务。而坐在靠后窗的闽南轩似乎明白自己的危险,就马上起身,从桌子后面的窗子赶快趴上去,不顾一切地跳下去。在这面的特务,赶快跑过去,到窗口,
往下一看:闽南轩已经起身,跑过后面的房墙。不甘心的特务赶紧向他开枪,没有打着。他们没有抓住他,但是,他们抓住了五个共产党人。
现在,包括省委特派员苟良歌,孔方新中共宜宾中心县委书记在内的五个共产党员当场被抓。
二十
当刘文彩获知26岁的孔方新是中共宜宾地下党的县委书记,就让人把孔方新单独关一间牢房。他认识到:既然是党的书记,一定掌握着党的一切人员、事务。只要把他攻破,那么,就会破获整个宜宾地下党组织。他想到这里,心里马上
涌起一片期盼。并马上去审讯宜宾共产党的县委书记孔方新。
对呀,他是宜宾共产党的头,一定掌握了全宜宾地区的党员行动情况。如果我让他投降了,这样在宜宾的共产党就会被我一次性解决掉。刘文彩想到这里,就来到审讯室,对部下说:“;把共产党宜宾县委书记孔方新带上来。”
“是,刘中将。”
几个部下就下去了。
此时,在牢房里。
对于他们五个人同时一起被抓。闽南轩跑掉,孔方新书记还是非常意外!他在监狱里,才冷静想这个问题:他们五个怎么就被敌人发现、被抓了?但是,他觉得,再想这个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他知道,一旦被反动派抓,就是死亡,
而他和自己同志从加入共产党那时起,就决心为党的事业奋斗,那怕掉脑袋袋。
这时,牢门开了。

淡云孤雁 发表于 2022-10-11 09:40:45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5 17:45
(七十六)




这个刘文彩和大地主刘文彩同名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26 19:02:13

据历史记载:

刘文彩在宜宾呆过。他在宜宾、乐山收捐。把一部分跟他弟弟刘文辉,刘文辉是宜宾军长。抗战胜利后,刘文彩回到成都大邑老家,继续作恶,残酷剥削那里的农民。解放那年,病死。

清林边 发表于 2022-10-26 19:12:10

(七十七)

    “孔书记,我们刘中将有请。”
孔方新知道,这是敌人要审讯他了,他从对方的话里听出来,是一个当官的要审问他,他想道:我是绝不会背叛党和自己同志的。
然后,他走出了牢门,一会就来到审讯室。看到刘文彩,这个面善心毒的宜宾军政的反动头目。
孔方新心里清楚,敌人会用心对付他的,只要他拒绝敌人的条件,就会死,他决定绝不出卖党,死就死!孔方新来了,是一张沉稳的脸;刘文彩并不当回事,他首先在心里有一个令人满意的打算:从宜宾中心县委书记的孔方新那里,
获得宜宾地下党所有成员的名单和家庭住址。他力图从孔方新那里实现这个“美好”的愿望!
“你就是宜宾共产党的县委书记?”刘文彩走近一步说。
“是。”
“你看上去应该比我的大儿子小点,才25、6岁吧。你怎么干共产党这一掉脑壳的事?”
没有回答。看到孔方新不回答,刘文彩继续诱供:“这样,你还年轻有美好前程,不要毁在共产党的手里。我呢,也是为你着想。告诉我,你委员会里的所有成员的名字,家庭住址,当然,你还可以把你们省委的领导人的住址,
名字说出来,我会满足你一切愿望的。”
“闭上你的嘴巴!我是不会投降的,更不会出卖党组织的。”孔方新朝着刘文彩呵斥道。
一脸慈祥像的刘文彩是受不了这样气的,叫喊道:"把他拉出去打!”
于是,几个光着上身,肚皮上紧系着一根宽腰铁皮带的打手把孔方新拉出去,拷打。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