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8|回复: 2

[随笔] 范进中举背后的贵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4-17 19: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俗话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旧时是指在各行业中,只有读书是最高尚的,能够出人头地。 
  中国古代,以明清朝代为例,童生到状元,中间要经过秀才、举人、监生、进士。《儒林外史》中范进中举,不过是考学过程中的第二个阶段,它并不是最后的终点。在那个时代的举人大体相当于今天什么学位?我们无法用一对一的标准去对号入座。如果把它比作当今的大学,中举的难度可能要远远高于高考。
  若是范进穿越到当今,以范进久经考场的丰富经验,一个普通大学本科对他来说,不是很有难度。经历那么多次复读和高考,不说考上清华北大名校,要上国内一所重点大学还是可以的,而且不至于考到54岁。
  范进最后的一举成功,与他考场上的一个考官息息相关。那个人是谁呢?他就是考场上的考官周进。 
  说起来,周进的命运要比范进更为凄惨,虽然二者名字都带有一个进字。周进六十多岁,仍是一个童生,在那个时代,童生是科举考试的起点。周进年轻时,应该是一个非常有求学进取心的青年。他日夜苦读,希望将来能考个名次,他哪里知道,自己历经几十年的考试,连一个秀才也没中取。长年累月的考试,令他身心疲惫,他有过放弃的念头,可是他不甘心就此失败。有人见周进的学才不差。于是,推荐他去别人的家里做私人教师。他教过的学生有的考取了功名,可是他自己却未能考取功名,生活一直处在穷困潦倒的状态。 
  周进每逢有考试机会,都不轻易放过,可是次次都是落榜。周进的名气也随着他的落榜次数而声名鹊起。有一天,又有人推荐他到一所新办的学堂教书。周进想了想,自己单身一人,无妻无子,只要有银子就行。他二话不说,便来到山东兖州府汶上县一个叫薛家集的村子。这村子上有百来户人家,大多人都是靠种地为生。这个村的村口有一个观音庵,有十几间空房,庵中只住着一个和尚。村中有一个管事的村头叫申祥甫,此人与众人商议后,决定把庵中空出的几间房子作为孩子读书的学堂。 
  周进如约赴任,寄住在观音庵中。教学的收入不高,食住都包括在内,算下来一年也就是十二两银子。 
  学堂开学前,村头申祥甫特地请周进到自家中吃饭,同时还邀请了村上一些有头有面的人物,其中包括刚考上秀才的梅玖。梅玖听说村上要来一位教书先生,据说此人很有才华,也很想结识这位教书先生。梅玖一行人早早地入了酒席,左等右等不见那位教书先生。正当众人疑惑时,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狗叫声,只见一个头戴一顶旧毡帽,全身穿着一套旧布袍的老头儿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众人仔细一瞧,都不由得大吃一惊。莫非眼前这位就是村头说的那个教书先生?再一看此人的全身衣着,实在太寒碜了!右边衣袖和下身的屁股部位都破了几个洞,脚下是一双旧的大红绸鞋,一张又黑又瘦的长脸,满腮花白的胡子。又见村头引着这个人来到酒席上。梅玖不由眉头一皱,慢慢地起身将目光迎向周进。 
  周进一看梅玖在众人中气度不凡,便主动问道:“请问这位先生是......?” 
  众人中马上有人站出来介绍:“这位是我们村的梅先生。”  
  周进急忙拱手相道:“久仰梅先生大名,失敬!失敬!老生失礼了!”于是,把贵宾的上座让给梅玖。梅玖假意推说,这不成。周老先生是主人家请来的贵客,理应坐在上座。周进再三推说,众人说,周老先生是我们当中年纪最大的,理应坐在上座才是。梅玖见周进百般推辞,于是向众人打了一个哈哈说:“各位有所不知,要是在平日里,要依学位高低的排序入座,今日不同,还是请周兄坐在上座。” 
  梅玖坚持示意要周进坐在上座,周进见此,也不再继续推让,恭敬不如从命,便同众人一同坐下。 
  随后,众人纷纷向着周进和梅玖二人敬酒劝菜。满桌鸡鸭鱼肉,你一夹,我一筷,风卷残云一般,不一会儿,酒菜立马去了一大半。  
  面对满桌的大鱼大肉,周进却未动一筷,只是拣了几样素菜入口,在座的其他客人和村头都纳闷了,便问其中的原由。周进说,他一直吃素,只因早些年母亲病重,在观音菩萨面前许下誓言,以后只吃素,如今吃了十几年,已经习惯了。梅玖听了,便当着众人之面,绘声绘色地说起了一个笑话,说城里有一个教书先生,做了一首好诗。见众人饶有兴趣地听着,他开始口念诗词:“呆,秀才,吃长斋,胡须满腮,经书不揭开,纸笔自己安排,明年不请自来。”众人听了,不由得哄堂大笑起来。不用说,梅玖指的那个教书先生就是周进。随即,梅玖又自圆其说地解释道:““秀才'指日就是,那“吃长斋,胡须满腮”,竟被他说一个着!”,说完,便哈哈大笑。在场的其他人也附和着又一次哄堂大笑。村头听出其中讽刺的对象是谁,便开始替周进解围,说周进是顾老先生请来的教书先生,是贵客,梅玖理应敬周老先生一杯酒才是。梅玖见周进面红耳赤,羞愧难当,他更加得意洋洋。于是,得寸进尺,继续涛涛不绝地说起他后面的笑话,并且再三强调笑话中的那个教书先生不是周进,因周进有如此大的才华,又不是秀才,同时要中取秀才不能吃肉,只能吃素。接着又说起吃素的好处等等。梅玖半明半暗的一席话,把周进羞辱得半死。此时的周进,也恨不得有一个地缝能钻进去。 
  接下来,梅玖又继续调侃周进,言语中不是挖苦就是嘲讽周进。 
  酒过三巡,所有人都喝得差不多了,梅玖这才满心意足地大摇大摆地离去。 
  开学那一天,学生不多,稀稀拉拉的,周进正式教课,各家的家长给的银子并不多,而那些学生都非常淘气顽皮,哪有一个能在学堂里认真读书,周进也很无奈,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开学后有一段日子,周进又偶遇一个上坟归来的姓王的举人。要说这王举人,那地位自然比梅玖高。梅玖不过是一个秀才。王举人对周进也没什么好脸色,又是一番冷嘲热讽,同时还数落了周进,说他没水平,不配当教书先生。  
  不用说,自从王举人的一番风凉话后,在村里马上传开,周进原来还有着不错的口碑被王举人完全扭曲了。周进的好景不长,他失业了。原因是传闻他教书没有水平,教出的学生都没能考取功名,他是来骗吃骗喝的。众学生家长不得不把他辞去。周进失了业,就等于断了生活经济来源,度日如年。  
  有一天,他的姐夫金有余来看他,对他说,你读书那么多年,也未考取一个名次。算了,不要再继续读书了,不如跟着我到省城里去做买卖,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一口喝的,不会饿死你。周进想了又想,那倒也是,这些年读书也是白读,不如就此放弃,反正怎么考也是考不上。于是,他选了一个良辰吉日,跟着一帮伙计去省城里做买卖去了。  
  常言道:时来铁成金,运去金成铁。这也是天赐良缘的好时机终于给周进撞上了。  
  原来,话说周进去省城误打误撞地来到了一个贡院,这一来不要紧,周进触景生情,几十年的勤学苦读,什么也没得到,伤心过度,当场就昏死过去。待他醒来,他听人说,花了钱也可以弄个监生什么的,哪需要什么考试,何必费那般辛苦?周进又有了信心,开始他半信半疑,若是真的花钱能得一个监生什么的,你们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们的恩德。  
  将来我若做上了官,先前花去的银子,一定如数奉还。  
  果然,事情正如那人说的一样,在揭榜那一天,周进真的榜上有名。 
  接下来,先前在汶上县那个叫薛家集村里的家长们,包括村头等一行人,都纷纷带着礼品礼金前来给周进贺喜。  
  后来,周进又上京城去参加进士等考试,其中的路费或是打点考官的费用都是他姐夫在帮助他。没想到周进的前程非常顺利,势如破竹,平步青云,直上云霄。 
  周进终于做上了官,而且官职还不小。任职三年后,他升到了御史,被安排到广东接任新的职务,官位已经做到学道这个职位。 
  周进第一天走马上任,他就在想,过去我读书非常辛苦,如今自己手上有了权力,要对每一轮考试的考卷,认真仔细地看过,不能全听旁人的意见,那样会延误考生的大好前程。 
  周进上任后,接连经过三场考试。轮到第三场考试,考生是来自广东南海和番禺两县的。 
  开考当天,周进坐在大堂上,考生陆续进了考场。参差不齐,年龄有大有小,面容有端端正正的,有獐头鼠目的,有衣冠楚楚的,有衣衫褴褛的。最后一个入场的考生,头戴一顶破皮帽子,面黄肌瘦,满头白发,看上去年纪不小了。虽然广东地处南方,十二月上旬的天气,也是十分的寒冷的。那人衣身破烂单薄,被冻得直打着哆嗦,怪可怜的。周进马上想到自己当年未做官之前,也是跟他差不多一样的处境。唉!真是太可怜了!于是,他就翻起考生的名册,知道这人名叫范进。便问:“你就是范进?”范进老老实实地回道:“是的,我就是范进。”周进好生奇怪:这人的名字跟我只差一个字,看他年纪不小了。便问范进多少岁?范进如实回道,自己实际是五十四岁,但名册上写的是三十岁。周进纳闷了,你这不是在弄虚做假吗?怎么能将年龄报小?岂有此理!我要好好查一下。  
  于是,问明其中原因。范进也毫不隐瞒,说自己在二十岁就开始参加考试,至今参加了二十多次考试。将年龄报小,也是为了考试上的需要。周进再问范进,你参加那么多次考试,为什么就没能录取呢?范进这人也很实在,说自己写的文章很荒谬,考官根本看不上,所以屡屡考试都是失败告终。周进说,那也不一定,这样吧!你先出去,待一会儿,我好好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再说。 
  那一天,周进见天色还早,又见没有其他考生交卷。于是,他将范进卷子拿来认真看了一遍,看着看着,不由眉头紧皱,实在看不下去,那些文章都胡乱在想表达的什么!怪不得考了那么多年不能被录取!原来如此。周进生气地将卷子扔到一边。 
  周进坐等了好一会儿,不见再有其他考卷交进来,又想到了范进,不妨再看看,如果还能有一线希望,能帮则帮,也不枉费他苦苦地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周进耐着性子又将范进的卷子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这一次,他发现范进的文章写的有点意思,顿时来了兴趣,正要接着朝下看,正好有一个考生进来交卷,于是把范进的考卷暂且搁在一边,待有空再慢慢细读。 
  事后,周进对着范进的考卷足足看了三遍,他总算明白了。突然,他眼前一亮,咦!我先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这考生实际上蛮有才华的,文章写的确实很不一般,世上就有这样的糊涂考官,对这样一个有才华的考生,居然不录取,实在是太可惜了!不知他们先前枉费了多少人才!于是,他急忙在范进的考卷上加了三个圈,并将范进名字排在第一名的位置。  
  考试结束的第二天,范进独自一人足足走了三十里地,前去给考官送行。周进把范进叫到面前:“我看了你的考卷,你的文章写的很不错,你一定能中取的。回去吧!我交了差,在京城等你好消息。”范进听了,那是千恩万谢,感激涕零,磕头长跪不起。他激动地望着周进一行人渐渐远去的队伍,直到所有人的身影都消失在他的视线中,才慢慢起身离开。随后,他又马不停蹄地火速赶往家中,要将此次特大的好消息告诉家人。  
  揭榜当天,范进看到自己真的被录取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范进兴奋地大呼小叫,逢人便张口说道:我中了!我中了! 
  不一会儿,范进发疯了。在当地的集镇上东奔西跑,披头散发,满身污泥,魂不守舍,口中念念有词:噫!好啊!我中了!我中了! 
  有人提醒他的岳父胡屠夫,只有他才能治好范进的疯病,因为杀猪人的手最狠,阴间的阎王爷也要让他三分,对患了疯病的人只要狠狠地揍上一顿就能治好。胡屠夫半信半疑,一个巴掌甩了出去,便将范进打晕过去。谁知,这一招非常管用,而且立竿见影。果然,不一会儿,范进的疯病立马全愈了。 
  接下来,范进一家欢天喜地张灯结彩,左邻右舍以及亲朋好友和地方乡绅等各方人士都纷纷前来贺礼。不用说,那场面自然热闹非凡。不过,那都是后话。范进中举的故事说到这里也就此结束。 
  从内因与外因的辩证关系来看,内因决定外因。范进能中举,其中周进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关键人物。若是没有周进的帮助,范进就是考到死的那一天,也未必能榜上有名。所以说,周进是范进的贵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4-18 08: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4-18 10: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首诗是有讽刺宋朝皇帝的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漫天雪文学论坛 ( 皖ICP备20001937 )

GMT+8, 2024-7-20 14:04 , Processed in 0.09994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