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清林边

[小说] 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十九)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9-1 16: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六)


      在军队里做事的余宏文在公园里见到郑佑之。  
“刘文恺叛变的事怎样了?”郑书记问。  
“他好像在这个问题上,不积极。”  
“嗯,看来他在矛盾中可能后悔了。”  
“看来是。”  
“你晚上去刘文恺的家里,再劝劝他。”  
“要的。”  
然后,余宏文就走了。  
只要刘文恺返回来,不再对敌人提供我党组织的机密,就要再次争取他。在回来的路上郑佑之想道,这样对我党有利。晚上了,是宜宾人的余宏文,他是由郑佑之培养的年轻党员,跟着曾是宜宾地下党负责人而现在是川东特委秘书长的郑佑之到了重庆进行党的工作。此时,人有些瘦高,白净的瓜子脸,显得略有斯文而内心坚定的余宏文奉郑书记的指示来到了有悔改意向的党员刘文恺的家里,因为,此前刘文恺叛变了,部分向敌人供出了一些我党成员,现在在后悔中。郑佑之觉得现在不能刺激他,还是要极力争取,就没有下命除掉刘文恺。也许这样,在此时敌人极力想破坏我党组织的情势下,对我重庆川东特委有利。  
两人见了面。余宏文说:“老郑说了,只要你不再继续向敌人提供我党的机密,我们不再追究。”  
“谢谢老郑。”  
“你明天见到李专员,他再问你关于地下党川东特委的情况,你就说都交代完了,我就知道这些。”  
“我明白了。”  
“老郑问你,你生活还困难吗?”余宏文问。  
“他们(敌人)不再跟我钱。”  
然后,余宏文拿出二十多块钱说:“老刘,你拿着,过后有什么困难,跟我说。”  
“嗯。”  
然后,余宏文出来。出来后,余宏文需要向是中共川东特委秘书长郑佑之汇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9-1 16: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七)

       他就走到郑佑之的家,报告了对刘文恺的劝导情况,郑佑之满意。他俩聊了些党的工作,又过了一会,余宏文就走了,因为他明天还要去特委会上班。自从他根据郑书记的指示打进了重庆敌人的特委会,从这里,获得许多重要的敌人内部情报,  
这对我重庆地下党有很好的作用。  
但是,他走后,郑佑之从余宏文提供的情报来看,还有一些党的叛徒被敌人利用,这对我党,主要是打进敌人内部的同志比如余宏文等是危险的。他想起  
”  
半年前,江巴中心县委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的李家俊的事。我们需要向亲爱的读者说一说这事。  
”二十  
近一年前,就是一九三一年8月初,一个晚上,刚下班的余宏文在特委会获得了一个惊人消息:中共川东特委负责人文强被捕。他,沿着是夜晚来临的重庆那繁华的大街上,连饭都不吃去党的负责人郑佑之那里。  
在今天下午13点。  
他看见特委会的队长田慧光。一副看上去模样温和而内心凶很的人。他对几个特务说:“走,阿山,永平,跟我去抓共产党的头头文强。”  
此时,一说完,田队长带着他们出去了。同样此时马上想去通知在那里的同志已经不可能了。为了党的事业,余宏文只好待在那里。  
过了两小时,田队长一阵高兴地回来。有人问抓捕共产党头头的情况:  
“田队长,,你抓到没有?”  
“抓到了。”  
“好。”  
“非常顺利,抓到了一个共产党的大鱼。”田队长极为得意洋洋说。  
在特委会办公室的余宏文也马上听到了这个消息。但是,他意识到,这时,需要马上报告川东特委秘书长郑佑之。他过了一会,对一个同事说:“康健全。”  
“小余。”  
“等一会,我要出去,我的伯父这两天头痛,你帮我应付一下,我要出去买中药。”  
“你去嘛。”  
“那就谢谢你。”  
一出来,余宏文马上向住在重庆烟道口的郑佑之家里快走去,(这里下面是长江)  
十多分钟后,余宏文到郑佑之的家。看余宏文一副神情紧张的样子,郑佑之意识到,一定有什么事。他俩一到房里。  
“老郑,文强被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9-1 16: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八)



      听到这个消息,郑佑之非常惊愕!他非常清楚:目前在重庆,敌人对共产党人。革命人士扑杀的很厉害!那么,他知道作为川东地下党的负责人的文强是不会屈服于敌人,知道该怎样应付敌人。  
就对身边的重庆地下党的交通员小苏说:“你去通知老李(李家俊),杨仁杰,饶耿之,今天晚上到这里来开会。”  
“要的,我马上通知他们。”  
然后,小苏就出去了。他积极地向重庆往西的李家俊家走去。走了二十多分钟,到一片贫民区的,靠近嘉陵江边的城下边的,房子和房子间往下去,一片黑灰瓦房顶交错如层叠般往下的其中一间显得旧的蓝木门前,抬手敲门。  
一会,门开了。是川东特委负责人之一的,模样温和,机敏的35岁的李家俊看到是交通员小苏不安的神情,就知道郑佑之有事。  
他们进了门,李家俊把门关上。  
“今天下午,余宏文到老郑家,告诉他一个紧急情况:老文被抓了。”  
李家俊也十分吃惊!  
“老郑让我通知你,今晚在他家开特别会议。”  
“好的,我一定准时去。“  
“我走了,还要去通知老杨,和老饶。”  
“你去嘛。”  
然后,小苏就走了。  
。中共川东特委负责人之一的李家俊,在小苏走了后,心里非常震动!文强被抓,这事表明,重庆的反动派已经把中共川东特委注意到了,并一定有效果。想到最近这段时间来,党组织不断被人出卖,还有敌人极力收买我党的叛徒,再次回到我党内部,这更加令人不安!他想在今晚的会上,要提出自己的意见。一会,李家俊就走到灶房里做饭。傍晚了,吃过饭,非常热的重庆还没有黑近,李家俊把门锁了,  
出来的李家俊走了二十分钟,下到位于长江边的小街上。他看到小街边的过往男人因天气热,光裸着自己的肚皮、胸部,不时,有汗水从其胸部上流到肚皮上,脸一片汗津津的,他又看到,  
在前面破旧的两边矮平的房子上,位于一大片房子背面的山城,一片暗红的夕阳照射到他前面的房子上,和眼前的街上。看来,天要黑近了。又过了四五分钟,他到了郑佑之的家门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9-5 16: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九)


   。到了郑佑之的家。这时,另外两位负责人饶耿之、杨仁杰已经到了。  
郑佑之对小苏说:“小苏,你到门外警戒。”  
“要的。“然后小苏就出去,关上门,到门口旁的一石头上。看着前面安静的、在暗沉夕阳退近的,闷热夜晚来临的小巷过道,有没有可疑的人来,或往这里走来!然后,在同样闷热的房里,郑佑之对李家俊等人说:“我们开会吧。”  
“要的。”  
四个人还是照以往开会的形式开会,郑佑之告诉大家:“今天,余宏文来报告,文强被敌人抓捕了。”  
四个重庆地下党的负责人都非常震惊!然后,郑佑之说:“看来,我们党处在十分严峻时期。”他停了一下,看了看对面4个领导人表情发紧的脸。郑佑之喝了一口水,由于房内太热,再说这时,只好拿扇子扇风。他非常瘦的方长脸,汗水津津。  
大家都被这消息震撼了:连文强都被抓了,此时的党组织如一条四边都有激浪的船,有颠覆的危险。郑佑之又说;“看来,我们川东特委被敌人处心积虑对付着,这样下去,会有更凶险的事对着我们川东特委来。我觉得,在这样不利的环境下,我们应该撤销川东特委成立一个江巴县委。我觉得,一个新组织。更能隐蔽地领导重庆地下党的工作,敌人也一时搞不清。”  
“我同意老郑的意见。这个时候,已经不适合再用川东特委的名义开展党的工作了。”李家俊说。  
杨仁杰说;:“这个方法好,敌人一时还搞不清我们新的党组织。这段时间,在他们迷糊时,继续我们党的工作。”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我们马上成立江巴县委。”郑佑之说。  
“要的。”  
大家都同意了,郑佑之觉得,目前的工作除了把新成立的中共江巴县委的事通知下去。还有一些事要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9-5 16: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十)

      会议并没有开的太久,就散会了。现在在凶恶敌人的统治下的重庆是不能把会开的太久的,因为,阴险的敌人利用叛徒和特务,正在整个重庆城布满了特务、奸细进行监视。这些人宁愿抓错人也不放过一个共产党。  
。为把文强及时营救出来,郑佑之等散了会后,就到位于城西,现在菜园坨火车站附近住的、良心会的房子去,就进了房。他就是宜宾共产党人周云芳,他一度在郑佑之离开宜宾后,成为宜宾地下党县委书记,地下党的负责人。可能是根据党的需要在半年前来到重庆,进行革命活动。  
“老郑。”周云芳是男的。他说。  
虽然,郑佑之脸色平静。可是内心极度不安!  
“老周,现在出了一件大事,文强被抓了。”  
“什么?”  
“是呀!”  
郑佑之又说,“我来跟你讲,你可以利用一些社会关系,把文强同志从敌人的监狱里救出来。我再让余宏文打听文强被关的情况和地址,过几天,我再来。”  
郑佑之觉得,只要弄清了文强关在哪里,才能好进行下一步的工作。”  
“行,我等着。”  
“我走了。”  
;两人分开了。  
  
傍晚下班的余宏文来到在烟道口郑佑之的家,报告了文强关在东城监狱的情况。天黑了,郑佑之来到重庆菜园坨平民区住的是良心会人员的周云芳家。  
“老周,我叫余宏文打听文强关押的地址是东城监狱。你要想法把文强救出来。”  
“我明天就去做这事。”  
“要的。不过,要非常小心!”  
“明白,老郑。”小郑佑之几岁的28岁的周云芳,把他非常忠诚的苹果脸对着老郑说。然后,郑佑之就离开了周云芳的家。  
一天过去了,根据党的指示,周云芳和薛岩夫等人找到了一个看守文强的看守的家。  
“康大哥,只要你帮我们救出文强,我会保证你一家人的安全,满足你一切的需要。”周云芳说。  
周云芳对这个看守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9-5 16: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十一)


      康大哥没有表态。周云芳(曾是中共宜宾特支的继郑佑之后第二任书记)。他知道这一件事对对方来说,是要命的,需要为对方多考虑,就说;"这样吧,你好好考虑,我过两天来等你的回复。”然后,周云芳带着薛岩夫走了。过了两天,他俩到看守康大哥的家里。周云芳说:“康大哥,你怎么想?”  
性情仗义的康大哥问:"你们怎么做?”  
周云芳问:"你好久当班?”  
“明天晚上0点。”  
“你先买酒菜,让看守来吃,等他们醉了,把文强放出来,打昏自己过去。”  
“行。”  
然后,周云芳拿出几个大洋跟康大哥说:“这钱你拿着,买酒菜。”  
然后,周云芳等走了。  
第二天半夜,周云芳和几个人看到康大哥拿着酒菜进了监狱,就在门外等着。  
“老二,刘三,周大有。”到牢房里,的看守房里,康大哥对三个刚巡视了已经睡着的犯人回到看守房里的三看守说。  
“啥子事?(四川话:什么事?”  
“来,喝酒。”  
“嗬,康哥你今天怎么喊我们喝酒呢!”几个看守说。显然,对于一上班有肉吃,极为高兴!  
'“我今天打牌,赢了。”  
“那就好。”  
“来,坐下吃。”  
“要的。”  
然后,他们几个就吃起来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6 14:4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宜宾现在是地级市,才知道解放前宜宾是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9-7 16:5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十二)


       他们高兴地喝了一个多个小时,看到他们都喝醉了。康大哥才拿起钥匙。到了关押文强的牢房。他打开牢房,一进去,说;:“一个姓周的要我放你。”  
文强马上明白是周云芳。他知道,是老郑他们通过人来营救他。可是,他为看守康大哥担心,他非常清楚:放炮了犯人和共产党人,康大哥一家会被杀头的。就问:“你怎么办?”  
“你们的人在门外等着。快走1"  
文强只好走了。  
“把我打昏。”  
然后,文强往康大哥的后脑勺打去,康大哥就仰倒在牢房地上。文强就跑出牢房,过看守房,三看守趴在桌上呼呼大睡,酒气熏天!  
文强出了看守大门。看到周云芳三个人。  
“文书记!”  
!”老周!”  
周云芳马上说:“走,去老郑家。”  
然后,他们马上去郑佑之的家。  
第二天天刚亮。老郑就和在他家过一夜的文强,起来了。根据党的指示,老郑要把文强送到外地地躲避国民党反动派的搜捕。  
他们往重庆的,斜斜的街走去,此时大街上,少有人来往。看到在街边的平矮的古旧平房上空的一片蔚蓝的天,还有在东方宁静的天空上,一片浅灰色的云后的发出红明明的光线的没有露脸的太阳,  
照到他俩眼前不宽的街上,看上去,黄红红的,非常美丽!  
“旦旦面!龙抄手!”  
他俩听到了前面街边的摊主的嘹亮的喊声。老郑说:“老文,我们吃了面,去赶船。”  
“要的。”  
然后,两人在街边的面瘫上,吃了面。吃过后,就下到重庆城北下的嘉陵江边。这里往东与来自四川宜宾的长江相汇,向东流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9-7 16: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十三)


       这时,对面的木船还没有来。  
他俩等了二十分钟,船从北面过来了。老郑静静看着文强上船,不做任何的举止(这一描写借鉴苏联电影《春天的十七的瞬间》)。看见船往洒满了一江红红江水的北岸开去。郑佑之就看了看此时,太阳照在河边上一片斜陡的、由下往上如层叠般的古旧平房其中的上城小街道往上走去。在党的领导下,终于把文强救  
出来,送到了外地,郑佑之心里感到非常的高兴!  
  
二十  
过几天,中共江巴县委负责人李家俊出来买菜。在街上,他见到了是我地下党的成员叫廖一,  
两人看见。廖一招呼他:'李大哥!”  
等廖一走近他,  
廖一暗示他有事,  
李家杰明白。两人到一边去,见旁边没有人,廖一说:“下江街联络站的老吴让他去一趟,说有一个四川省委的组织部长到了那里。”  
“好,我马上去。”  
然后两人匆匆地来到重庆长江岸上的下江街,到了一间叫何记布店的门口,李家俊一进去,就有几个特务如鬼似的出现在他面前,用手枪直直对着他的胸膛。  
这时,李家俊才意识到:自己被诱捕了。  
下午,在特委会上班的余宏文看到负责侦缉的老于走了进来,进来的老于对办公室的同事说:“诸位,跟大家说一个好消息:共产党新成立的江巴县委一个负责人李家俊被抓了。”显然,老于把抓住共产党当着一件炫耀的事来宣布。  
其他人听了问:“老于,他是怎么被抓的?”  
“还是一个,在前天他们一个成员被抓了。这个成员听说马上要枪毙他,就立刻招,把他的领导人说出来了,”  
“他有没有说别的?”  
“没有”  
余宏文听了,没有跟大家一起发问,这是老郑不许他做的事,以免被敌人怀疑。余宏文心里非常急!他想道:既然这个叛徒把李家俊供出了,就一定会把老郑等领导人都说了。我必须马上通知老郑,不能让他被敌人抓了。  
然后,他走出特委会。一出这里,他喊道;:"人力车!”  
在一边的一个人力车就过来,余宏文坐上人力车,故意小声说:"烟道口。”显然,他说出的地址是非常重要的,绝对不能让别人听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9-7 16: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余宏文的要求下,这个车夫极快把他拉到位于长江岸上的烟道口。一下来,他快走到老郑的家。一进门,余宏文
立刻对郑书记说:  
“快走,老郑!”  
“啥子事?”  
“李家俊被抓了。那个叛徒供出他知道的人,也供出了你和党的其他人员。”  
老郑深知这事的危害性。立刻就和余宏文离开了家。  
出来后的老郑知道余宏文这个时间是上班时间,又是在听到这个事出来的。就马上说:"小余,快回去。”  
余宏文明白了老郑的意思。就马上上一人力车,赶回特委会……  
等余宏文走了后,老郑马上去通知杨仁杰、饶耿之。后,他去饶耿之那里,让他即刻撤离;又去杨仁杰那里,和他一起离开。刚走了十多分钟,敌人来抓,没有成。然后两人杨仁杰、饶耿之分别去通知别的成员离开。  
……  
  
     晚上,被自己同志出卖的李家俊,被敌人在审讯室里询问。  
“你就是共产党才成立的江巴县委副书记李家俊?”  
李家俊知道自己被敌人知道了,就回答:“是。”  
“很好。你现在需要跟廖一一样,向我们供出你委员会里的成员,争取不要被枪毙,跟我们党国合作,你会有大好前程。”  
“你以为我们每一个人因为怕死,跟廖一一样,出卖自己的同志吗?”李家俊斥责道。  
“我知道你们共产党当官的都厉害,但是再厉害,也厉害不过我们十多套刑法。”这个当官的狂妄说。  
“这对你们来说是,对我没有用。”李家俊蔑视敌人地说道。  
“把他推下去!”  
“你除了会这一点,你还能干什么?你们这一一群歹毒无耻的家伙!”李家俊奋然呵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漫天雪文学论坛 ( 皖ICP备20001937 )

GMT+8, 2024-7-20 14:25 , Processed in 0.110563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