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清林边

[小说] 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十九)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2-21 18: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百0二)



       今天是1949年6月26日的上午。  
刚刚被敌人打的一身是伤和血污的长宁县共产党员,40多岁的余文涵被敌人押回牢房,关在暗淡的散发出有些难闻的霉味的、是多年陈旧的牢房里。他躺在靠墙边的草上,这样,多少减轻些他被打的在胸部、手背,脸等部位的伤痛。  
他已经被敌人拷打了四五天了,他都绝不向敌人屈服,出卖自己的党和同志。他明白,敌人是想让他供出在宜宾南溪、长宁的县地下党的领导和全部党员的名单和家庭住址,他坚决拒绝敌人。  
他意识到,当敌人在自己那里没有获得他们所需要的共产党县委人员的名单,就会处死他。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显然,他意识到自己被敌人处决的日子不远了。就躺着,回想着自己这短短40多年的人生,……  
…  
一九三九年初,他被党派到重庆沙坪坝的一个学校,当了一名老师。  
这天下午。  
近16点半,余涵翰在跟自己学生讲语文。  
“……同学们,我们学了白居易的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它表现了作者用景物寓今的社会的兴衰的心情,希望有更好的力量在被打击后,能站起来的愿望。下去后,我希望同学们多体会,多读……”  
“是,老师。”在下面的学生回答。  
好,我们继续讲课文。”余文涵又说。  
就拿起书,站在讲台上,朗声读课文……  
十多分钟后,下课铃声响了,学生们都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匆匆走出教室。  
二十  
看到刚才还满坐的学生,不一会,教室就非常安静,好像,根本就没有学生来上过课的感觉,余文涵在两个月前到这个学校教书来,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在生活和教书,过着这样的平静生活。他表面上在教书,  
而心里真正要做的是党的地下工作,就是说,他的重点在党的工作上。  
余文涵走出陈旧的、有几颗树叶蓬勃桉树边的教室。跟往常一样,走到侧对面的教师办公室。然后,开始批改学生的语文作业本。要到17点30分,学校下班铃声响起,余文涵才离开学校,回在近处的老师的宿舍去了。  
他吃了晚饭,后出去散步;有些时候,他见自己同志。这样的生活和教学工作,近三个月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3-1 18: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百0三}

      七天后。  
  
他和自己同志在街上进行了抗日的演讲,  
“同胞们!父老乡亲们!日寇占领了我们国家,我们同胞被他们无辜杀害,这些万恶的日本鬼子,想把我们永远地踩他们的脚下,践踏我们。我们  
绝对不能让日寇胡来。我们要起来,坚决地团结在一起,和他们拼杀,直到把万恶的日本侵略者消灭干净。”讲到这里,余文涵大喊道,“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好了,“一个同志说,然后,跟在场的群众分发传单。  
“老余,我们走吧。”又一个同志说。  
“要的。”  
然后,他们几个共产党员就分开走,只有刚才分传单的那个同志和余文涵一起走。  
“真是太痛快!,太安逸了!“这个同志大加感叹道。  
“是呀。”余文涵也说。终于把日寇侵略我国家,杀害我同胞的愤怒的心声喊出来了,还有,这会唤起人民对抗战的希望。  
他俩继续在街上走着。  
四五分钟后,他俩走过一街尾,刚转过去,这个同志看见他俩后面有两人特务跟着。  
“老余,有特务跟着我俩。”  
“怎么,别急!”余文涵马上冷静起来,  
然后,他马上想出一个办法,说:  
“,我们分开走。”  
“要的。”  
马上,两人就分开了。  
。  
余文翰和自己的同志分开后,没有心慌,他几下绕了几条街,把特务甩掉,才来到沙坪坝地下党区委书记彭子山的家里。  
“彭书记,我们在演讲后,被特务跟踪。”  
彭书记听了,极为认真地说。  
“然后,你……”  
“我和老马分开后,没有赶回学校宿舍。我觉得,特务暗暗的跟踪自己,是想搞清我的住址,可能不是一天两天了。”  
彭书记听了余文涵  
的话,也感到这事不好。为了慎重起见,为了不跟敌人抓捕我共产党人的机会,彭书记在考虑让余文涵脱离这里。  
看见彭书记在想事,心里不平静的余文涵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3-4 18: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笔0四)


        “彭书记,我怎么办?”  
彭书记想了一会,终于做出决定说,“老余,你明天离开重庆,去达县。你今晚不回宿舍了,就住在我这里。明天一早赶车去达县。”  
“要的。”  
……  
这天,余文涵就在彭书记家,住了一晚上,  
要离开这里了,在这里教了三个月的书,看到自己教的学在成长;看到自己在党的领导下,参加抗日活动,是那样的有意义,还有和自己亲爱的同志一起斗争而产生的情谊令人怀念,一时令他舍不得。可是,他必须得离开这里,  
晚上了。看到窗子外的街道,有住家的煤油灯的黄黄的灯辉洒在街边上,不时,有人缓步走过有灯光的街道。街上极为安静。只是偶尔能隐约听到:住家人的做什么的声响和感受到街道的那种惯有的生活氛围。  
“彭书记,我真不想离开你和同志们。”余文涵不禁感叹道,谈了一口气。看的出来,他实在不想离开这里。  
彭书记说:“老余,这没有什么。你到了另一个地方,照样可以为党工作嘛。”  
“是呀。我来这里,得到了你和同志们的友好照顾。我实在不想走。”  
“我相信,到了中国革命最终胜利的那一天,我们会再见的。”彭书记充满希望地说。  
“那么,我们到胜利的那一天再见。”余文涵也深情说,这不是我们共产党人最盼望的那一天吗!  
“来,喝点水,“彭书记非常亲切地说,就拿起桌上的一一碗水跟余文涵。  
”要的。”  
余文翰就喝了一口水,继续和老彭在聊谈。深夜了,他俩才去睡觉。第二天一早,老彭把余文涵送到车站,看到车开走了,他才从车站回到自己家里,一个月后,区委书记老彭由于叛徒出卖,被敌人抓了,过几天,被敌人枪杀在城边。  
二十  
  
余文涵后来继续为党工作。他去了达县,到一九四八年。其中在一九四四年,进入宜宾长宁县政府任干事。他开了一个书店,想把新华日报在长宁县城传播,增加党在这里的影响力。  
有一天晚上。  
余文涵在店里。他没有回宿舍去,在店里等着,因为。有同志到重庆拿回在当天发行的《新华日报》,回到长宁来。现在是,晚上20点多钟了。他需要作出及时的安排。  
他非常平静地等着,想到第二天,在长宁的街上出现新华日报,有人去看共产党的新闻,对人们是一种鼓舞和信心,就使他感到高兴。半小时会。他听到自己的店门有平和的敲门声,知道是自己同志从重庆拿到新华日报回来了。  
他就走到门边开门,于是这个同志,提着一个红箱子进来,余文涵马上关上门。  
“老余,这是今天在重庆发行的新华日报。”进来的是极为年轻而干练的27岁的男同志说。  
“好。小熊,你辛苦了,快回去休息。明天,你还要去重庆。”  
“好的。”  
然后,余文涵就跟他倒了一碗水说:"小熊,来,喝水。”  
“好的。”  
然后,小熊喝完水、呆了一会,离开了店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3-6 18: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百0五)


       等小熊走了后,余文涵提着箱子出门。他只要走过街上或转角,看见没有人,就顺便贴上一张新华日报,这样,他在繁华的街道也贴了,他知道:到明天,就会有很多的人民看到党的新华日报。他多次这样做。敌人也没有办法来破案。  
到了最后,余文涵来到一个同志家里,主要是通过这个同志把新华日报发往别处。  
他敲了门。门开了,他进去。然后,门关上。  
“老余。”  
“老曾,小熊把新华日报拿回来了。我已经在街上贴了多张。接下来,该你了。”  
“太好了。”  
“这样,在你把报纸寄向那些官员时,要小心,不要让他们看见或发现。”  
“好的。”  
“一定要小心!”  
“嗯。”  
然后,余文涵把箱子拿跟他,他就走了。余文涵回自己的宿舍去了。  
老曾就拿着新华日报出去,往有些官员的门口等,把新华日报弄(放)进门里,就走开了。后来,整个长宁的人民都看到了,反动派也没有办法,破案。更搞不清楚是谁干的?……  
44年后,党派余文涵担任宜宾庆符、南溪、长宁的书记。  
二十。  
一九四八年,作为党的书记的余文涵在三地常常去工作。  
这天,余文涵在宜宾南部的庆符。  
“余书记,有几个不错的青年向往共产党,要加入党。“一个党员到他的住处,进家来对余文涵说。  
“这是我们党需要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3-12 18: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百0六)


        哪天,我把他们带来,”  
“要的。”  
“不过,我这些天要去乡下,看看上林村那里的党小组的情况。”余文涵说。看来,他负责的事多。  
“要的。那就等你从乡下回来再说。”  
他俩聊了很久,这个同志就走了。  
第二天。  
余文涵带着一个同志小黄去宜宾庆符乡下有十多公里远的上林村。  
在村里的老党员覃大伯的家里。  
没有想到,一到这里就有这样的事。  
“余书记,你来了,我跟你汇报一件事,我还说,过一两天到县城来找你。”覃老伯说。看样子,他已经遇到什么事,极为愤懑不已!  
“什么事呀?”  
“两天前,我们村里的杨地主和官府勾结,要对村里的乡民收捐。今年以来,我们地里的收成就不好,在前半年,经常下雨,那有什么收成。可是,杨地主不管这么多,和官府勾结起来逼大家。气死人了!”  
。“我知道了。”  
“这样,他们好久开始收捐?”余文涵又说。  
“后天。”  
“那好,我明白了,”  
。这样,”余文涵想了一下,“你把村里的党员喊去每一家,到时,集中起来,听我的指挥。“  
“要的。”  
“覃大伯,你现在就到村里的党员家里去,让他们这两天去发动每一家。”  
“好的。”  
然后,覃大伯就出门去了。  
二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3-15 18: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百0七)



        第二天晚上,覃大伯把村里的几个党员喊到他的家里,就明天的事,做出具体的分配工作。  
余文涵说:  
“同志们,明天就是杨地主和县里的官府来我们村向老乡收捐的日子。把你们喊来,我想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余书记。”几个党员说。  
“有我们共产党在,敌人就别想对我们的乡民收捐。”停了一下,余文涵把他坚定的,要把这事做成,而不惧被敌人扑杀的脸探近大家些说:  
“这样,覃大伯,你去邻村多喊些人来,这对我们有利。其余的党员带着村民等着,听到我的喊声,就出来。”  
“明白了,余书记。”  
“好,我们就这样。覃大伯,你现在就去邻村先跟他们说好,明天早上在8点半前,到我们村来。”  
“要的。”  
然后,覃大伯和几个党员就一起出去了。  
覃大伯在凌晨两三点钟,和一个党员去了附近的两个村子,和那里的党员商量好了:把村民在明天早晨八点多种,喊到上林村,配合这次反地主和官府收捐的斗争。后,才回到上林村,并把情况告诉了余文涵。  
想到明天还要和官府斗争由于时间太晚了,余文涵对另一个党员说:  
;“小梁,你快回去睡了。明天早晨,一早到覃大伯这里来,我们再商量。”  
“要的。”  
然后,梁建成就走了,回去睡觉了。  
“覃大伯,我俩也睡。”然后,余文涵对覃大伯说。  
“我睡不着。”  
“我知道。”  
然后,余文涵又说;:"大伯,只有把精神养好了,才有精力和地主官府斗。”  
“要到。”  
于是,他俩就去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3-17 18: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百0八)

       第二天早上,村里的几个党员八点不到就来到覃大伯的家。余文涵把自己的主意告诉他们:  
“我们这样做:等会,等地主和官府的人到了,我和覃大伯就上前和他们对付。你们在近处,听到我喊或做出来的手势,就马上把身边的村民,一起靠拢,把他们围住。  
明白吗?”  
。“明白。”  
“好,你们快去把村民喊来准备起。”  
“嗯。”  
几个党员去村里喊村民了。  
“覃大伯,还有你们两个,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要的。”  
于是,他们几个在村边等着。  
到了上午九点半,  
杨地主和几个官员,一些军人来到村边。  
一个显得专横的肥脸的官员喊道:  
“去,把那些泥腿子喊来。”  
于是,杨地主就对他身边的一个人说:“老七。”  
于是,这个老七就站在一个土石上,刚要大喊;余文涵就直接走上前,喊道:“不要喊了,村民们是不会交粮的。”  
杨地主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绝对不会看见你们鱼肉乡民而干站着的。”  
“这是我们上林村的事,跟你一个外人没有关系。你走开!”一个官员说。  
这时,有几个走过的村民就围过来。看到有人过来,余文涵立刻大声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3-26 18: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百0九)


         “老乡们,我们绝对不要交,我们已经交了几十年的粮了,要交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  
“不许你在那里煽动。”那个官员说。  
“你们几十年来,剥削、压榨我们的乡民,不顾他们的死活,把他们弄的生活悲惨。今年,大家的收成都不好,生活恼火,而你们不放过他们。还要恶毒来让他们交粮,你们这些吸血鬼!”余文涵高声斥责道。  
杨地主喊道:“你在那里胡说!”  
“这是摆在大家面前的事实。”  
“你不了解情况,别在那里信口开河。”又一个官员说。  
“你以为你们干过的事大家都不知道吗?”  
“我们干了什么事?”  
“官府和地主勾结起来,大量收刮村民的钱粮,而自己什么都不干,专干坏事,在那里坐享其成。真不知羞耻!”  
“别跟他废话,把他抓起来。”那个肥脸的官员喊道。  
于是,有几个军人要上来收拾余文涵。  
余文涵大喊一声:“你们出来吧!”  
于是,本村和邻村的村民在村里的几个党员的带领下,从近处的房子后拿着扁担、大刀等跑出来,一下,有很多的人。  
不久,他们就把几个官员、一些军人围起来,一副要和官府来一个争斗。  
看到自己没有什么优势可言,官员和杨地主就只好扫兴地懊恼地返回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3-27 10:3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林边 发表于 2023-3-1 18:31
{一百0三}

      七天后。  

    宜宾也有沙坪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3-27 11: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余文涵在重庆沙坪坝小学教过几个月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漫天雪文学论坛 ( 皖ICP备20001937 )

GMT+8, 2024-7-20 15:36 , Processed in 0.09301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