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雪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4|回复: 1

[小说] 短篇小说 山林里的抗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5 11: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抗日烈士短篇小说(一)
   
    一,
    一九三四年五月的一天晚上。在吉林的山林里。
    夜晚来临的晚上,树林里黑乎乎的。就是抗联战士们在近前,也看不清,只听到个别战士在树林里走动的声响和一些战士聊天的声音,除了这些,四周一切是看不清的,仿佛抗联赖以生存的山林真的没有了。
    山林里极为静寂,清冷。抗联的战士们就在近处,或更远些。在一边,有几间他们建成的简易茅草棚。
    此时,有进出简易棚的战士,有在棚的一边的树下坐着聊天(谈)的战士。
    19岁的抗联最年轻战士小郭对坐在身旁边的自己厚道、心肠好的30岁的雷班长说:“班长,我被蚊虫咬了。”
    此时,一吃过饭,就把烟来抽的雷班长非常关爱自己一班的15个战士,特别是非常照顾跟大孩子的小郭。
    “没关系。你要记住:不要用手绕它。”雷班长提醒小郭说。
    “可是,我痒的受不了!”
    “受不了,也要忍住。你忘了,前不久,你陈大哥也出了这事,差点被感染了。要知道,这山里是没有药来治的,是有风险的!”
    “可是,班长……”
    “别说了,要听话。”
    ,
    “是,班长。”
    小郭就不想这些了。他想到一件事:他们的抗联连长张连长要在明天晚上下山去村里筹粮。自己和战士们离开村子后,一年多来都没有回村看望自己父母了,他就极想去。他就对坐在自己身旁看不清人脸的班长说:
    “班长,我听周大哥说,明天晚上,连长他们要去山下的村子。”
    “是呀。我们抗联快没有粮食了,要请老乡支援我们。”
    “班长,我一要去。”
    “行呀。”
    ,尽管,不太看得清眼前的自己班长,小郭感到自己班长会同意的,他就在心里,极为期盼:明天晚上快点到。
    自从在一年前,当上抗联战士,小郭就在班里,受到雷班长和丁大哥他们的照顾;遇到打仗,他都是呆在一边看着,或是受到班长的有力保护,所以,在心里他感激自己班长。
    听说明天天黑,张连长他们要下山,去郭家屯,他就想回村里看自己的父母和姐姐。可是,他知道,没有排长、张连长的准许,战士们是不许私自回家的,可是他还是希望自己连长有准许的可能……
    第二天要到天黑了。
    小郭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时候,他就看到身材极为魁伟的自己张连长等走向他们一班。
    “一班长,走。”张连长说。
    “小郭,走吧。”雷班长把他温存的、苹果形脸对站在他身边的小郭说,他让小郭去了。
    然后,雷班长喊上另外两个老抗联战士:“吴大贵,黄富贵,走。”
    然后,雷班长、小郭、两战士跟着自己张连长下山去村里,春日的黄昏来临了。在树林里,渐渐地投下一道浓重隐隐的阴影。山边发冷的晚风不时吹来,带有即将进入夜晚的树林的特有气息。在下山的小道上,小郭往下走着的身子不时碰着身旁的叶草,而叶草发出簌簌的声响。。
    十多分钟后,他们五个人下到已经天色暗黑的山脚下。张连长还特地对他们说。“同志们,到了村里,不要去自己家。等以后再说。”在抗联里的大部分战士、指挥员都是本村的。
    “是,连长。”几个战士回答。小郭听了连长说的话,尽管非常失望,也只好服从命令。
    然后,在小郭前面些的,已经看不清脸和身子的张连长用极为果断的声音说:“走,同志们,去村里。”
    然后。张连长带着他的战士往眼前一片黑糊糊的、显得清冷而非常静寂的山地缓步走去。
    二
    小郭走到自己雷班长身边,班长知道他的心思,就边走边说:“连长喊不回家,你心里不乐意吧?”
    “是呀,班长。”
    “不行也要服从指挥。要知道:你是一个抗联战士。”雷班长着重说。
    “是,班长。”
    “走。”
    两人就跟上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同志们。
    小郭和自己张连长,雷班长还有两个抗联老战士在又黑又清冷的山地上,走了近三十多分钟,要到郭家屯了。远远地,小郭就听见(尽管,看不清):郭家屯在黑糊糊的宁静夜色里的
    一些灯火。除了这些,什么也看不清。
    要到这个村了。
    张连长打算看看住在村尾的郭大爷,在村里,大家都信赖郭大爷。
    小郭知道,自己的家在村南边。可是,连长不让回家,他只好听从连长、班长的话。
    ,不久,他们走进村里。村道的两边是老乡的茅草房和几间破旧的瓦房。走在此时的黑乎乎的村道上,有几道从老乡的开着的窗子、房门里,照到在黑乎乎的村道上。淡黄色的煤油灯光,还有或听到在人家里吃晚饭或做事的声响。这种极为熟悉的村里人的生活情景,令小郭极想马上回家看看,可惜……
    几分钟不到,他们来到村尾坎上的郭大伯的家门边,敲门。
    一会门打开,郭大爷看见是抗联队伍,就马上让他们进来。
    在房里,在桌上的煤油灯的照耀下,郭大伯首先看到;张连长紧系着一根宽皮带的肚皮上,斜插着两把黑亮亮的驳壳枪,非常的英武!
    看见非常英武的抗联张连长,郭大伯非常高兴,更加热情!
    “郭大伯!”张连长唤道。
    “哎呀,是张连长你呀?”
    看到自己队伍,看到咱们一个个极为精神十足的威武的抗联军人,郭大伯跟见到自己亲人,如孩子般而十分高兴!
    “来,快坐,快坐。”郭大爷喊道。就如自己亲戚来了。
    “我跟你们倒水。”郭大伯又说,生害怕怠慢了自己亲人:抗联战士。
    “谢谢大伯!”张连长说。
    然后,郭大伯看到小郭说:“二黑子,你当兵,是不是太小了?”
    小郭说:“我已经十九岁了。”
    “大伯,你不要看他小,在部队里,有我们张连长、雷班长的照顾会好好成长起来的。”一个战士说。
    “那好呀!”
    ……
    大家在大伯的炕上坐,也有在凳子上坐。
    张连长问:“大伯,最近鬼子来过村里没有?乡亲们过得怎样?”
    “这几天没有来,以后就难说?老乡们还是这样。”大伯回答。
    “大伯,你身体怎样?”张连长又问。
    “身子还结实。也能干活。就是这鬼子,让咱们过的不安生!”大伯感叹道。
    “请老乡们放心:我们抗联会好好保护乡亲们,打击日本鬼子的。”热诚的张连长保证道。
    “谢谢抗联的同志们。”大伯说。然后又非常关心的问,“张连长,山上的同志们过的好不好?粮食够不够?”
    “大伯,我们的粮食快吃完了。“张连长难为情说。
    “这样,我这里,在昨天,住东村的周大叔,他们送来了一些。我过后,和乡亲们跟同志们凑些粮食。
    过一两天,你们下山来拿。嗯,不,既然同志们没有粮食吃了,你们明天晚上来拿。”
    “好的,谢谢大伯、老乡们对我们抗联的支持。”
    然后,他们又聊谈了多一会,就告别郭大伯走了。
    三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九点。
    张连长他们要到一个位于镇边有五六公里远的鬼子炮楼进行打击。需要的人也不多。张连长只要一排长陈运昌的一排去执行这次任务。
    听自己的雷班长说一排要去打鬼子炮楼,小郭就盼着想去。看到把打仗看成是一件欣喜的事的小郭,雷班长又提醒他:“小郭,打鬼子炮楼是要死人的!”
    小郭把他白净苹果形脸一扬,说:“班长,我知道,打鬼子就是死的事。你想我们抗联打一次,鬼子就失败一次,就死不少人,要不了多久,鬼子就没有什么人了,我们的抗战就胜利了。”
    “小郭,你想的太简单了!”
    “本来就是嘛。”
    “
    我们一排40多个人,有陈排长,张连长,这事能成。”小郭又说,一个白净的圆脸极为可爱满含着稚气!
    雷班长没有说话。他俩和战士们在做准备。一会,张连长、陈排长到这边来。
    “你们准备好没有?”张连长问。
    “都好了。”雷班长说。
    ;“好,出发。”
    “
    是,连长,排长。”
    然后,一排的抗联战士往山边走去。
    雷班长主要是关心小郭。他马上跟小郭整理军衣边,把他的枪上好子弹。
    “班长,我会。”
    “小郭,等会打仗了,你要跟着我。”雷班长再次叮嘱小郭,好像小郭是他弟弟或什么。是呀,一旦打仗,没有战争经验的小郭是被动的容易有不测的!
    “谢谢班长!”
    “到时,听我话。”
    “是。”
    “好,走吧。”
    然后,雷班长拉上小郭,往已经走到前面去有一小段距离的战士们急跑去。他们匆匆下了山。后走到山地上。
    在山地的行进中。
    小郭对于马上去打鬼子的炮楼,是不紧张的,一直走在自己雷班长身旁,如跟着大人的小孩。
    “班长,鬼子的炮楼有多远?”小郭好奇问,边走边侧脸看着自己打仗极为成熟的老班长。
    “有十多里。”
    “好像也没有太远!”
    “你觉得不远吗?”
    “是呀,走两个小时就到了。”
    “哦,你口气挺大的!你觉得,这不累人吗?还要接着打仗。”
    “我不怕!”
    “为什么?”
    “有我老班长在。”
    。
    “万一我不行了?”憨厚,热诚的老班长侧脸说,并继续往前走。
    “那还有赵大哥他们。”
    “哦,你还想的宽。”
    “万一只有我一个人。那我也要战斗。”小郭才认真起来说。
    “这样好!我们抗联战士就是要这样,剩下一个人也要打鬼子。”
    。……
    战士们继续往前去,一小时后,大家来到鬼子炮楼近处。
    三
    “小郭,连长和大家喊趴下了。”
    雷班长说,就马上把小郭按在地上,同时,自己也趴下。这时,小郭就注意到:自己前面的战士和最前面边的张连长,陈排长也马上卧倒在地上。他看到在前面斜斜有一大片绿草茂盛的土坡上的近处,是一个鬼子的炮楼。
    由于眼前叶草非常深,如果还要看清炮楼的进一步情况,他就需要抬起身。
    此时,趴在草里的张连长、陈排长观察着炮楼四首的地形:
    前面是隆起的土坎,也有些树子,再往前是:被铁丝网围住的一个二十米高的炮楼。顶上没有看见鬼子。面向他们这边的铁丝网里,堆有一大片的木材。
    看来,这对于抗联的行动有利。
    然后,小郭看到张连长回脸,对后面的趴在地上的战士们挥了一下,于是,抗联战士们都
    小心起身,弯着紧系着宽皮带的腰身往铁丝网快跑去。显然,他们要极快到堆有木柴的铁丝网下,才能避免被鬼子发现。
    “走,跟上。”
    小郭就听到趴在自己身旁的雷班长说了一句,他就跟着班长和战士们往前跑去。
    他们沿着前面是叶草的土坎尽快爬到有铁丝网的炮楼边,正好都趴在有木材的铁丝网边的茂盛的叶草里。张连长马上做出决定:趁鬼子没有发现我抗联,进到里面,再行动。要快!
    他就转脸对身旁的陈排长说:
    “一排长,我们马上进去,到了里面再说。”
    :“行。”陈排长说,他当然明白:连长的意图,自己也同意连长的决定。
    “好,马上行动!”
    '“好的,连长.”
    然后,陈排长回脸对身边一个老战士说。“老钟,准备钳子。”
    “是,排长。”
    然后,一个身材强壮的的、大大的眼睛发亮、带有一种憨厚。跟工人举止的30岁的老战士老钟,从紧系在他腰间宽皮带的腰背后,取下一把大钳子,然后一个人爬上去,到铁丝网下。他看了看这时里面没有鬼子。他就把钳子拿起,把铁丝网剪断成一个大孔。然后,老战士老钟沉着地把他圆团脸转回来,用手向张连长挥了一下:可以了。
    张连长看见了,就回脸对身后的战士们低声发出有力的命令:”上!”
    然后,战士们就纷纷爬进铁丝网进到里面去。
    。
    四。
    五六分钟后。40个战士们就进到铁丝网里的一大堆木材后。
    此时,炮楼边的地上极为安静没有鬼子,地上空荡荡的,可能鬼子都在炮楼里休闲,就只有在正面站岗的两鬼子。
    张连长看清这一情形,决定立刻行动,趁鬼子还没有发现我抗联。,决定马上行动,迟了就不好说了。
    他马上对身边的一排长旁边站着的一班长说,“一班长,你带几个战士把站岗的两鬼子解决掉,然后剪断他们的电线,断了他们的求援。”
    “是,连长。”
    “陈排长!”张连长又说。
    “连长。”陈排长注视着自己连长,他知道:两头的行动同时开始了。
    “你我和全部战士,对付炮楼里的鬼子。”
    “是,连长'。”
    “开始!”张连长毫不迟疑发出命令。
    然后,张连长,陈排长带着大部分的战士往炮楼边去了。
    雷班长把他温厚、坚毅的团脸转过来对小郭说:“小郭,你跟大家去打鬼子炮楼。”
    ;'“班长……”小郭有些不乐意,心想班长会带自己去。
    “要听话。”雷班长说,温和中带着硬气。
    然后,一战士拉一下不情愿的小郭往连长那边的人去了。
    雷班长对三个战士说:“走。”
    于是,他们四个往那边站岗的两个鬼子快快跑去。雷班长知道在鬼子发现他们之前,立刻解决掉鬼子,绝对不跟攻击炮楼的战士带来麻烦。此时,他看到:两个鬼子背对着他门端着步枪看着外面。此时,一切都难说;:鬼子也许会忽然转身来,这样就会发现他们;也许,又没有呢。
    四
    雷班长带着三抗联老战士在非常不确定的情况下,弯着腰急急跑到鬼子身后,这个时候,背对他们的鬼子没有回身。
    雷班长看见要近了。把挂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后上的匕首取出来;他马上回脸示意三个老战士,他们点点头。然后,或仅一小会不到,雷班长接
    近一鬼子身后,突然身子极为敏捷地扑上去。左手搂住这鬼子的脖子,右手一刀往鬼子脖子一划,这个鬼子发出嗯的一声,被雷班长弄倒在地。另外,两个战士用同样的手法,把一个鬼子干掉。
    看见他们解决了站岗的鬼子,雷班长对另一个战士说。‘赵建林,上去把电线剪断。”
    “是,班长。”
    然后,赵建林在一个战士的帮助下上到岗棚顶上把上面的电线剪断。这样,鬼子向城里的大队救援就中断了。
    这一切完成了。雷班长说:“走,回连长那里。”
    “是,班长。”
    然后,他们四个就回身跑向在炮楼边的战士们那里去。
    五
    炮楼边的战士们,在看到雷班长和三战士把站岗的两个鬼子打死后,又没有惊动鬼子,又把岗棚上的电线剪断了很快跑回炮楼,尽管这一时间短,也是非常紧张的!因为,他们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可能。
    张连长看到雷班长极为快地解决掉两鬼子,毁掉电线,就觉得可以开始攻击了,就如只有解决了第一步,才能开始第二步。
    张连长在前,陈排长在后,他俩和战士们背靠着炮楼接近鬼子跑楼底层门口。雷班长和三战士打掉鬼子的岗哨后,马上参加行动。
    然后,张连长跟一个战士要了一枚手榴弹,拉燃,就往炮楼里丢进去。
    仅一会,就听到一声里面的闷爆炸。有一片烟火从里面冲出来,没有听到鬼子的叫声。富有战场经验的张连长马上抬起右手从斜插在自己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伸去,左手迅速抬起把肚皮正中的斜插在宽皮带里的驳壳枪的皮带拔松
    ,右手拔出驳壳枪
    就迅速跑进去,他已经不管里面有没有鬼子就进去。
    张连长跑进来,往在旁边燃起的烟火或里面迅速一看:没有看见鬼子。他意识到底楼没有鬼子,应该在二到四楼,觉得主要应该在二三楼。这时,战士们已经进来。
    看清里面的他马上往底楼边一摆在二楼的木梯去。他想往二楼上去。此时对于富有战场经验的他来说,举止越快,越能把处于惊恐中的而没有做出反应的鬼子打掉。
    张连长到木梯边。他踏上往上的木梯急跑上去。火亮亮的烟火照亮二楼口,往上极为发暗,他几乎看不清上面,
    但是,张连长还是跑上去,不想什么了。
    这时,从上面一二颗子弹打下来,马上击中了张连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嗯,他闷哼一声,身子骤然站住,用握着驳壳枪的右手和左手捂住马上流出血来的肚皮。他感到:自己肚皮里如有铁刺般的子弹使他肚皮极为痛。于是他从楼梯上跌落下来。
    “连长!”
    在底楼木梯口旁的陈排长喊道。他只看见,在自己的连长跑上有些暗红的二楼时。就听到一两声枪响,这枪声一过,他就看到:自己的连长捂住肚皮从木梯上摔落下来。
    张连长捂住流血的肚皮从梯口滚落下来。
    陈排长知道自己连长受伤了,该自己带着战士们上了。就回身说:“小郭,你照顾连长。其他的听我命令,跟我上!”
    此时,陈排长要上木梯,他身后的雷班长却突然跑了上去,手上的步枪就开枪了。看见他开枪,机灵的陈排长感觉到了什么一一一就边上边开枪。马上,在二楼梯口的几个鬼子有两个马上被打中。
    一个叫一声,人就滚落下木梯。看见自己人落下去,上面多个鬼子马上退离些木梯口,防止自己被打中。
    雷班长一下要跑近木梯口,
    在暗红木梯口上的鬼子马上开枪。子弹从雷班长的脖子旁射过去,打在他身侧后边的木梯上,正好刚过。陈排长也快跑上来。他紧急开枪,把站在木梯口边的多个鬼子中的一鬼子的头打中,人滚落下来。马上又有个鬼子开枪,把陈排长手背擦伤。这鬼子还要开枪,就被冲上来的战士打死。
    在三楼上的一个鬼子军官叫山田。他身子矮肥而凶悍!当刚才听到底楼有爆炸声时,他就把三楼上的鬼子命令下到二楼,去挡住抗联的攻击。他想让手下的人去,对付抗联,自己好坐享其成。现在,看到情况不对了,知道该自己上了,但是,他也绝对不下二楼,他想等抗联的人上来。
    他看到:在下面红红烟光下的二楼,抗联和自己手下在打斗,非常的吓人!山田意识到:等一会儿,会有抗联军人上来的。他就从紧系着宽皮带腰间上取下武士刀,站在被下面烟火映的暗红红的三楼木梯口上,专门在那里等着抗联的人上来,他好见一个就砍杀一个。这时,战士们刚把二楼的多个鬼子打死。陈排长就急匆匆跑上三楼来。看到他要到上面了,山田就举起武士刀。
    山田队长盯着:被下面红亮亮烟光照亮的上三楼的木梯上,一个抗联指挥官右手握着驳壳枪,左手攀着木梯在匆匆上来。这时,山田看见:来自二楼红黄黄烟光照在陈排排长的极为沉着的脸上和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的皮带上,随着他往上来时,他肚皮上的皮带就不时地闪亮。
    鬼子军官山田看到这个抗联军人渐渐接近三楼的黑红红的梯口了,就觉得该是砍死抗联指挥官的时候。仅仅一小会不到,他突然向陈排长的头砍下去。
    ,
    即刻到了的陈排长忽地看到:上面有什么向着自己而来。他反应极快,就把脸往下一低,军刀砍空了。山田愣了!没有砍到抗联军人,但是他马上就把军刀回收,想跟抗联军人来第二刀,把抗联军人陈排长最终砍死。
    躲过鬼子军官山田的军刀的陈排长,马上把驳壳枪往上连续开了两枪,
    打中了鬼子军官山田紧系着宽皮带的肥厚的肚皮。
    “啊啊一一一”
    山田惨叫两声,手里的军刀落下,他双手紧紧捂住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从三楼梯口上滚落下来。然后,落到二楼的木梯边的地上。被多个抗联战士把他肚皮打了多枪,这个军官抱着肚皮死了。
    抗联战士们打掉了这个鬼子炮楼。就把自己肚皮受伤的张连长背着回驻地了。
    六
    这次打鬼子的炮楼,获得完全的胜利,有力地打击了鬼子的嚣张气焰。在以后的时间里,抗联继续打击日本鬼子。一九三六年五月,恶毒的鬼子把有抗联活动范围里的山地的老百姓全集中在一起,进行统一管理。这样做的目的是想把山里的抗联脱离老乡的联系,就中断了抗联的粮食来源,把抗联困死、饿死在山里,他们就好去围杀无比困难的、更加脆弱的抗联。
    ,
    这天是在这一件事后一个月。
    肚皮受了伤好了的张连长在昨天,听到炊事班长老马说:秘营里储存的粮食要用完了,他决定今晚下山去村子里找老百姓筹粮,好解决战士们断粮的问题。在这天天黑前,
    雷班长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小郭,小郭又是非常高兴!又在心里盼着,
    仿佛一切事都如他心愿。不久,在一个月前,打鬼子炮楼而肚皮受伤好了的张连长走了来。
    “一班长,喊上几个人跟我下山。”
    “好的。”
    然后,雷班长对多个战士中的两个说。“老丁,老宋,跟我走。”
    “是,班长,”
    “走。小郭。”
    然后,雷班长又喊上小郭,于是他们四个跟着张连长在天色已经发黑中从山上向山下缓步走下去了。
    他们带着向老乡筹粮的希望,下山和往常一样,去村里。半小时不到,他们要走近在已经黑近的、发冷的夜晚中的村子,小郭看见:前面不远的村里没有灯火,黑黢黢的,和以往不对;而以往还能看到点零星灯火,听到个别狗叫鸡叫,
    现在什么都听不到,还有以往能感受到村里有村民做事和吃饭的声响,现在什么都听见不到?眼前,一片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
    “连长,这村里怎么这样静?”雷班长说。看来,他也注意到了。
    想事的张连长才看到了,怎么没有灯火?。
    然后,出于军人的习惯性小心,张连长就说:“一班长,你去看看。”
    “行。”
    然后,雷班长对身边的几个战士说。“老丁,老李,跟我去看看。”
    “是,班长。”
    然后,雷班长带着两老战士去村里了。
    五六分钟后他们回来了,
    “连长,村里没有人了。”一到张连长跟前的雷班长说
    后,张连长和李营长在接下来的一些天中,又派人到别的村子去找粮,都看到同样的情况:老乡们不在。又过很久,才知道老乡们被鬼子抓走,集中起来,由鬼子看管。这样,抗联没有老乡的支持。他们就没有粮食吃,只有吃叶草、树皮等。
    几个月后的一天。
    这天,东北接近初冬了。山林的树叶依旧黄了。抗联战士们的头顶上树叶已经掉落了,基本上是树叉,光秃秃的。
    近下午16点。
    在山边树子下站岗的两个战士:一个是小郭;还有一个是老战士老李。
    “李大哥,真没有想到,我们的老乡被鬼子关起来了。”小郭说,他对抗联这样的生存情况担忧。
    “鬼子太恶毒了!”
    “这几个月来,我们都吃山里的野菜。”
    “小郭,这还是好的。等过不了好久,山上的野菜都没有了,我们就更没有吃的了。”有经验的老抗联战士老李说。
    “那我们吃什么?”
    “只有吃树皮、草根、雪了。”
    “这些可恶的鬼子!”小郭骂道。
    老战士李大哥没有回应他的话,好像不再关心这事。他就从自己腰间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军衣包里,拿出自己的纸烟抽起来。
    小郭知道李大哥爱抽烟。就看着山下。过了一会儿,看到山脚下的叶树间,有身着浅黄色的军装的人影在晃动。他又仔细看了下,才看清是鬼子!
    小郭咕噜了一句:
    “鬼子!”
    在一边坐在树子下的地上的李大哥听到了,有些惊问:
    “什么?”
    “李大哥,山下有鬼子。”小郭说。
    然后,李大哥马上从地上爬起来,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正中的皮带环马上闪亮一下。他到小郭身旁来,一看:山下的叶树间果然有鬼子!
    “
    快,小郭,回去报告营长、连长。”
    小郭看到李大哥在看了一眼后,就马上回转脸来,神情也不慌,还带有些沉着而果断的意味。
    ”李大哥,你呢?”
    “快去,我在这里盯着鬼子!”李大哥极为严正地说。声音更为坚定而不迟疑。
    “好。”
    r然后,心还慌的小郭就回身,往山顶林里的抗联驻地急跑去了。
    小郭向自己营长、连长急跑去。对于此时,鬼子即将到抗联的驻地,小郭更紧张,仿佛是他一个人遇到了凶残鬼子,他感到:鬼子要不了一会就到他们的山顶,不由得心里更急了!
    小郭非常快地跑到自己连长、营长的面前。
    “营长!连长!鬼来了!”
    营长和张连长在和战士们交谈什么。
    就连长看到:猛跑来的小郭发慌脸的样子。
    张连长问:"'小郭,有多少鬼子?”
    “在树子里。没有看清。人狠多!还有,李大哥在那里看着。”
    张连长问身边的营长,“营长,这个仗,我们打吗?”
    “这……”营长犹豫了。
    看得出来,张连长想打,又不想打。他说了一句,“敌人的情况不明?”
    “好吧,”营长觉得也是,“我们走。”
    俩个极为明智的抗联指挥员做出有利抗联的决定:赶快撤离。
    然后张连长对驻地同志们喊道:“同志们,集合!”
    于是,在场的一百多个抗联战士
    马上集合起来。张连长和营长带着战士们离开这里出后山,由于自己指挥官指挥得当,避免了抗联队伍被大量鬼子消灭的境况!
    有几百个鬼子到山顶上,只看到抗联驻地的茅草棚,没有人了。就一阵恼怒!把他们的简易房子烧了,
    回去了。
    八
    一个月后。东北进入最寒冷的冬天。
    整日整夜天都下大雪。非常静寂的山林里,树上、地上连天上,几乎都是白的,只是地上和树上有些露出本色的褐色地和树条。空气中,流动着极度冷的气息,整个世界处在如冰冻般的境地!
    多个月来,鬼子把山封了,没有村民能进去。没有吃的抗联官兵就只好吃草根、树皮等,整天肚皮都饿,人身子都消瘦下去了。
    这天,极度的冷!不到中午,战士们的肚皮饿的实在难受!就把身旁的雪抓来吃,顿时,在每一个战士温热的肚皮里,被一股冷冰冰东西落进去,使人觉得肚皮装了冷东西,不安逸!
    小郭更是饿的肚皮咕咕叫,盼着有食物吃。
    雷班长也饿的早就肚皮乏力。
    他看见小郭,身子饿得来要压缩回去似的,就从自己腰间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军衣包里,拿出一个木耳
    来:“来,拿上。吃了它!”
    看到自己班长要自己吃木耳,小郭就好奇!他问:"班长,你怎么还有木耳?”
    “
    我昨天没有舍得吃完,就留了一个。”
    “那你也不要跟我,你肚皮也饿呀!”
    “来,拿去吃。”班长又说,显然是只跟他吃的感觉。
    “班长,这怎么行!?”
    “快吃。”班长口气有些硬说。
    小郭只好吃了。虽然,只有一个木耳,也止不了自己肚皮饿。马上,自己雷班长就弯下腰抓了一把眼前的白的耀眼的雪,拿到小郭手里:“来,吃几把雪,你的肚皮饿的就好些了。”
    小郭看到自己班长一脸温存,跟自己的一个朋友、亲人多希望自己吃了的真挚心情,和跟自己亲人的慈祥眼光,就接住,往自己的口里放进去,就一口吞进肚皮里。然后,他看见雷班长又弯下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腰身,抓起几把雪又让小郭吃了。然后就问;:“小郭,吃了这几把雪,肚皮还饿不?”
    “班长,要好些了。”小郭回答。然后,他看见自己的好人班长一口气,用双手捧
    了六七把雪,如往自己肚皮里倒似的把雪吞进自己的肚皮里。一会了,雷班长就满意地用自己右手摸了摸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被雪胀得圆鼓鼓的肚皮说:"这下好了,肚皮不饿了!”
    此时,抗联战士们都在吃雪、树皮,一切都无可奈何!自从鬼子封山以来,他们就没有见过米,肉,那些对他们来说就是奢望!
    尽管这样,战士们在张连长和营长的领导鼓励下,一边克服困难,一边抗击鬼子。最令人感动的是:当鬼子出现时,经常是饿着肚皮的战士们依旧拿起枪,和鬼子奋战直到他们战死!
    看到自己雷班长一下吞吃了好多雪,小郭又吃了几把雪这才觉得肚皮不饿了。
    “怎么样,小郭,这下你肚皮还饿不?”好人雷班长把他憨厚、温存的脸对着小郭问。
    “这下肚皮不饿了。”小郭说。他感到:自己班长是多么想他把肚皮吃饱,就跟他们眼前有一大盆肉菜似的!
    “小郭,虽然我们没有吃的,但是,只要忍住,坚持下去,才会有希望!”雷班长说,在鼓励他。
    “嗯。”
    ”记住:在饿的时候,就这样;尽管不好吃,你也要吃。为了打鬼子,我们每一个抗联战士都要这样做。“
    “班长,我明白了。”
    然后,他俩就坐在雪地上聊,身边的战士们也这样。
    这时,又吹来了一股极度冷的风。雷班长看到:小郭冷的打抖,自己还好,自己身子壮,即小郭身子单薄一些,可是他一没有法,看到小郭这样,也非常无奈!
    在这样情绪下,忽地传来了在前边,有在山边站岗的战士有些急促的喊声:
    “鬼子来了!”
    坐在他俩身边的多个战士听到,就马上行动起来,以积极应战的姿态,就拿上步枪,起来,尽管他们吃了雪,肚皮还是饿(因为,雪水在肚皮里排空快)!他们用还是有些乏力的身子,极力向山边跑去,准备打击鬼子,至于在打仗后,是活着或是战死,抗联战士们已经不管了!
    “走,小郭,打仗了!”
    雷班长摧促说。也积极的起身。
    九
    然后,雷班长拉着小郭往前面林边跑去,那里下面是一道矮地。他觉得,鬼子是从矮地的延伸出去的宽大林子里,搜到这里来的。
    此时,每一个抗联战士们(尽管他们吃了一些雪,树皮等)的肚皮依旧饿的难受,身子也乏力的情况下,跑到坡边,趴在树子下或雪地上,端起枪,对着他们眼前的有些斜斜的矮坡下的地上鬼子,等着张连长的命令。
    小郭没有觉得有什么,他身边有雷班长,不着急。
    在这样的心情中,小郭就听到在正面的张连长大喊一声,“打一一”
    他感到这声音,跟你打击鬼子的振奋人心的力量,好像他们有很多的人来对待下面的不多的敌人似的。
    小郭刚有这个感觉,就看到自己身边的多个战士,自己雷班长就突然开枪了,
    ……
    战斗打了近二十分钟。
    看到多个战士被打死打伤,张连长
    觉得不能让自己战士,在这样一场战斗中,全部被打死完。有了这个想法后,张连长觉得马上实行,他马上
    转脸喊了一声。“一班长,你带着小郭,和大部分的战士离开这里。我们不能都被鬼子拖死在这里。”
    “不,连长,你走。我和战士们掩护你!”雷班长回答。
    张连长极为担心大喊道:“快走!”他担心迟了,鬼子会发现他们的意图,那就走不成了。
    看到连长火了,雷班长才意识到自己连长的意图。他就喊道;:"大部分战士跟我走!老丁,老周,老赵,你们几个留下,”
    “是,班长。”
    然后,包括小郭、雷班长在内的大部分战士立刻往后山撤离。
    当连长喊大家离开时,小郭还想打鬼子,没有想以后的事。真的走了。小郭还舍不得走。他的雷班长更是要极力打鬼子,是不得不服从连长的命令,才带有缺憾离开。
    ……
    。看到大部分的战士和小郭、雷班长走了,张连长才放开了,无所顾忌打鬼子了。
    他不时用手里的驳壳枪向要近的、在斜坡下雪地上鬼子开枪。他开了,他看到:自己打中一个鬼子的肚皮。这个鬼子就抢落地;把他双手捂住肚皮,就扑倒在地上。张连长又开枪,他还起身射击鬼子,下面还有大股鬼子。一个跑在斜坡下的叫田中的老鬼子趴在地上,他抬枪,要开枪;张连长本能见鬼子就开枪,有一枪打伤田中的脸。他刚想抬枪还击,被同伴的身子挡住。他就爬起来,也攻上去,好像一不落后。
    此时,已经有多个鬼子看到或注意到:上面只有张连长,和几个战士,
    就毫无顾忌地攻上来。
    张连长看见鬼子多个人围上来了。他边打边把身边牺牲的倒在雪地上的战士的腰间皮带后的手榴弹取下来。他没有急于向鬼子投手榴弹。他取下几个手榴弹,想炸死更多鬼子,就听到身边过去一个战士叫了一声。他马上转过脸去看见这战士手里的步枪落在地上,双手捂住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仰倒在雪地上。
    现在三个战士牺牲了两个。就剩张连长和一个老战士。
    在死去战士身旁,只见老战士老丁,没有丝毫的惧色。他依旧趴在雪地上,向把自己围近的鬼子开枪。就被鬼子打中侧头。顿时一股血流下他左侧边脸。这个抗联老战士目光坚定,好像并没有被打伤头边而气馁!
    看见有多个鬼子向老丁围拢,想把老战士弄死。
    张连长就把驳壳枪斜插进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拿上手榴弹拉燃,向鬼子投去,
    把围上去的鬼子炸死多人。
    可是,他马上被自己前面的有十多米的鬼子打出的子弹击中他插有紧系着宽皮带里的驳壳枪的肚皮下的小肚皮里。他双手捂住流血的的小肚皮,失去控制,仰倒在地上。这时,有五六个鬼子急跑上来,想用手里的刺刀把张连长活活刺死。
    看见有五六个如野狼急跑向有受伤猎物般的鬼子急跑近倒在雪地上的自己连长。老战士老丁拿起步枪,向跑近自己连长的鬼子射击,
    被几个鬼子打来的子弹打中头,他牺牲了。
    小肚皮中弹的张连长被鬼子用刺刀把自己肚皮刺烂而牺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5 21: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北抗联最终失败,与没有建立稳固的根据地有很大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漫天雪文学论坛 ( 皖ICP备20001937 )

GMT+8, 2021-10-23 19:46 , Processed in 0.10073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