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雪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清林边

[小说] 长篇反特小说 幸福和平的宜宾城(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5-5 10: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一


     “叶科长,我们排长在二楼。“小张说。看到22岁的白净脸而正直的解放军战士小张说,叶科长跟着他上楼,上了楼,第二间。推门进去。此时,叶科长看到郑排长坐在床边,穿着浅黄色军服。看来伤好了准备走了。  
“排长,这是市公安局的叶科长来找你了解那个半夜,你们被人袭击的情况。”  
模样英武,大眼睛、极为硕壮的郑排长就站起来,直爽地伸出双手,非常热诚地握了握叶科长的手。  
“不要站起来。你还有伤!”叶科长说,显得温和。  
一个方脸的郑排长非常热诚,耿直,透出英气说:“不要紧。我肚皮的伤好了,准备要出院了。”  
“那就好。”  
叶科长又说:  
“你跟我讲讲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好,”目光温和,神情温厚的郑排长说。  
然后,郑排长说:“这样吧。我带你到那条街去。”  
于是,他们离开了一医院,到西城去了。  
  
  
对于,解放军在城里做出的巡逻。被城里的敌特袭击,叶科长一点不意外。对呀,为什么敌人在这里进行袭击?为什么没有在靠近繁华的街区?嗯,这里处于城边,就是来增援,也要花费二十分钟。适合袭击完了,就做出离开的有力条件。叶科长,想亲自看看作案的场景。他就说;‘郑排长:“你能带我去西街现场看看吗?”  
“行。”  
然后,郑排长,把军帽戴上,把放在他床头边的一根酱色的宽皮带系紧在他健壮的腰间上,就和叶科长离开病房,出宜宾一医院向西城去了。  
十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6 10:2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郑排长带着叶科长到城西的这一大片的平房密集的区域。来到中孝街。他说;“叶科长,那天半夜,我带着我的一班五个战士,就在这里被几个人袭击的。我的肚皮被打伤了,赵班长带人上去,把一个暴徒打伤
三十二


            了,没有想到,他被一个他的同伙打死了。”  
,长得非常俊逸英气的郑排长看到叶科长非常静心地,看着他,然后,把他非常英气的方脸往这条小街看了看,先没有话,后听完郑排长的这话,叶科长又站在那里留心看一会儿,就本能往巷道走去。想进一步看看,那个人被自己人打死的直接地势,显然是不想让他落在跟上去的解放军的手里。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又在急忙中,离开这里。叶科长想道。他又往这个巷道往那边看,就下意识地往巷道走过去,一出来有两条街,他就,向北的一条走,走了有点久,又回来,那里是难以判断。而这一条往西北侧小街再过两条街,就是特务用着珠宝店做掩护的这一条街,当然,叶科长是不知道的。然后,叶科长对;郑排长说:“谢谢你了,郑排长,你回去吧。”  
“行。”,然后,他俩分开了。  
叶科长还是在这一袭击巡逻的解放军的事件上,未发现有什么,看来,只有指望敌人出现别的机会。就这样,到一九五零年十月抗美援朝开始了。宜宾人民和忠勇的爱国青年都积极地报名参加志愿军。宜宾军分区已经派出几次由解放军改为志愿军分别离开宜宾,向东北去,在吉林集安过河到朝鲜,参加打击美帝国侵略者的战争中去。最近,还有一批从宜宾各地招来的志愿军新兵要离开宜宾,去朝鲜战场。毫无疑问,这必须是要做出的参战行动,只有去朝鲜和朝鲜人民军一起作战,才能打倒美帝国鬼子,才能保家卫国。  
今天上午,郭云鹏站长来到位于宜宾城西边的静静的人民公园里,  
见到了宜宾人民公安局里的内线,0号。此人在解放战争打人解放军部队,随二野到了宜宾城,在宜宾和平解放后,和叶连长他们到了新成立的宜宾人民公安局。  
两人在脚下是一大片静静的,常年泛着浅绿色的湖水的石坎上的木长板凳上坐下。  
“共产党从宜宾军分区和,宜宾城镇、农村招来了大量志愿军新兵将在一个星期后,从宜宾火车站坐火车到成都,并转车,向东北去,从吉林过河到朝鲜去打仗!”这个身材健壮,长脸,显得非常精明的0号说。  
“嗯,又是一个破坏共产党的军列的时机。”  
“不急。到时,由宜宾政府里的内线告诉我,我再告诉你,你利用这次机会,把志愿军专列炸掉,跟共产党的政府造成沉重打击。嗯,看他们还敢把人往朝鲜派去。”  
“这一不得了!”  
“这一下,共产党就该哭了。”  
然后,两人就分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6 10:3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三

         听了这个在公安局里的特务的话,郭云鹏意识到这是一个最大机会,把开往东北的志愿军专列炸掉,那才是对共产党的巨大打击,那些小破坏,还起不到这个作用。  
他回到珠宝店里,对杨福昌说;:“福昌老弟,跟你讲个好消息,共产党的志愿军专列不久后要开往东北,”  
“我明白,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对呀!”  
“嗯,上次炸共产党的火车没有成,这次老子一定要干成,到时,我们就可以向台湾的毛局长报喜。”  
“那当然。”  
“老郭,我们好久干?“杨福昌两眼放光,一双有力有肉的大手抬起在他鼓鼓的肉膘膘的腮巴上一摸,两只圆圆的如狼的发阴的眼珠注视郭站长,然后又放下手,双手扣在他一根紧系在他敞开绸衣,一个非常光滑、性感的圆鼓鼓的像坛子的肥肚皮上的宽腰铁皮带上问。  
“不要急。到时,0号会告诉我们好久行动。”  
“嗯,这样好。”  
……  
离开了郭云鹏,这个在公安局治安科工作的科长叫曾青山,就是3号。要不了多久,他回到了在宜宾保安路的宜宾人民公安局里。  
他上楼,看到了成副科长。  
成副科长先招呼他:“老曾!”  
老曾就站住,回应;:“老成!”  
”  
这时,一个23岁的年轻公安战士身着解放军的军服,腰间紧系着宽皮带,叫苏永成他问:“成副科长。你们办的案子怎样了?抓到了特务没有?”  
成副科长说:“这特务怎么能轻易让你抓到,不要把事情想的太如意了。”  
“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6 20: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过,阅读了几楼的帖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1 16: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四
         成副科长说:;“你不要叹气。这些特务早晚都会一个个被我们公安战士抓出来的。”  
这时,老曾就默默地走开了,好像他要去做自己工作了。  
成副科长说:“小苏,你还是把你的工作做好,你看你的曾科长。你要向老曾学习。”  
“成大哥,你就不让我问这些,我关心一下案子,不好吗?”  
“别说了。“成副科长,本想又说他,又觉得自己打击了小苏的积极性,就没有回答他话,就到叶科长的科长办公室那里去了。  
此时,自从宜宾城里有大量的敌特以来,从刘局长的被杀,炸铁路,袭击解放军的巡楼战士等案子如烟过去没有一丝线索,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切都没有进展。但是,当城里有敌人就一定会行动……  
回到自己是公安局治安科科长的办公室的曾青山,他的办公室有几个部下。  
看到自己科长回来,他的几个部下招呼他,因为,他在几个部下的面前,非常和蔼可亲,大家都喜爱他。  
老曾平常主要带着战士们(主要是抓城里的偷盗,纠纷,犯法人员等等。  
表面上,老曾对工作非常严厉负责,对犯法毫无留情,是有分寸的,该无情就无情,该有善意就有,是一个恩怨分明的治安科科长。他丝毫不关心这些比如:敌特案子,而在内心里,他十分留意叶科长他们的办案情况,他非常清楚,就目前来说,在城里的敌特组织,主要是郭云鹏那里,没有跟共产党留下一丝的线索,所以。他还是太平的。  
……  
一个月后,是宜宾公安局治安科的曾青山,他一直以这样方式默默地潜伏在这里。他一般不太说话,也不会主动去问,或关心叶科长他们做的案子,跟人感觉他是一个革命忠诚,为了党的工作努力不解的好科长,其实,他的非常凶残的,他在做国民党的官时,亲自打死过共产党员,只是他是避开人的。后来,他混进延安,在延安学习,反而在解放军的部队当了一名干部,随二野到了宜宾。半年内,和宜宾城里的特务组织,军统保密局西南情报站宜宾分站的站长郭云鹏取得了联系。他还是共产党员,记住:他在当时入党时,在宣誓这一句:服从党的领导,永不叛党时,而他在内心里想道:老子随时都出卖你。  
在他办公室里的小蒋和叶科长的战士小李,一见面,两个才20的年轻公安战士就爱聊关于叶科长他们的案子的话,没有敌特经验的两个战士依旧是这样,(在谈论后,小蒋就回来,跟大家聊,曾青山一般不问,不插话,但在心里十分用心地听着记在心里。  
所以,他知道就目前来说,公安局没有获得一点关于郭云鹏、杨福昌他们的特务组织在做了几个案子后一点信息,好像过去了就过去了,就跟沉进了大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1 16: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五


       自从在一个半月前,和郭云鹏见了面后,他在心里关心志愿新兵将从宜宾赶上军列到东北去朝鲜战场的发车时间,知道这个时间,他就好跟郭云鹏说,那样,更利于郭云鹏、杨福昌他们破坏志愿军的军列。  
这天下午,该是在宜宾人民公园和3号这个在宜宾人民政府里的特务接头的日子。  
曾青山向公园走去。  
进了门,他来到一处假山后面,看到这个3号,他是一个眼镜。两人在确认没有人过来,就觉得可以说话了。  
“怎么样,”曾青山问。  
“一个星期后,北上志愿军新兵军列就走。”  
“好多时间?”  
“没有公布。”  
“好,明白了。”  
“我们过后再联系。”说完这个在共产党的政府里的人先走了。……  
二十。  
曾科长知道,运送志愿军新兵的列车一定是到时出发。他知道,自己在共产党市委里的这个同伴,会极力搞清共产党的志愿军军列的发车时间,他想道:今天是21号,还有近七天。嗯,在火车开之前,上面一定会提前通知的。三天后,还有一次见面。想到这里,他又在心里犯嘀咕:万一到时候,没有发布了,而不是掌握不了行动的时间,怎么办。?恩,这也难不倒人,0号会亲自到自己家来的。  
曾科长刚才涌起的担心,一会,就心情好些了,他觉得自己太疑心了!  
然后,曾科长,就回宜宾公安局了。  
又到三天后,曾科长跟上面的领导请了两个小时的假。  
“政委,我下午二点去一心堂买点药。我这肚皮今天有些隐痛。”曾科长更自己政委说。  
刘政委就说;;"好,你去把。”  
“嗯。”  
然后,曾科长就走了。  
这时,是13点多种,离0号见面的时间还有四十分钟。他就跟平时一样,把解放军的军衣换成了便衣,尽管身着解放军的军衣非常光荣,而一旦被人看见与人见面,事情败露,他首先是嫌疑对象,这是不明智的。  
后,他换上一件平日穿上的灰色衣服,就走出公安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4 11: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六


        他非常希望这次见面能获得自己所要的一一一关于志愿军往东北发车的军列时间。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好把有志愿军新兵的专列炸掉,跟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沉重的打击。尽管,曾科长是平静的心情,但是想到这事血就在他的血管里飞动。但是,他缓步来到此时,较少有人来的人民公园,  
到了里面,等到14点没有人来。  
难道0号有事或工作,没有来,还是搞忘了?不,0号还是不会忘了的,他应该是有事。我还是再等他一会,万一他迟会儿来?想到这里,曾科长就在一个木椅子上坐下,他耐着性子等着0号,都等二十分钟,没有人来;就只好走了。嗯,0号不是说一个星期吗,现在,才过了一半,还有四天。不要担心,就是到时,0号没有时间见面,他会做到的。想到这里,曾科长回公安局去了。后,他在回公安局的路上,特地去了一心堂老药店,买了治肚皮痛的药。这样,好和公安战士一个见证。  
回到公安局里,脸上非常平静的老曾,在心里又想道:0号没有来,再见面的时间就只有下个星期一,到时,共产党的志愿军军车已经开走了。  
不要急,0号一定会来说的。  
……  
晚上了。  
曾科长在心里装着这事。他主要担心:情报来的太晚,对炸毁志愿军军列工作带有负面的影响。  
多希望,这个时候,0号来找他,  
可是,都半夜了,没有人来。他想道:看来,只有等三天后了。  
折后的近三天中,他盼着第七天快点来。  
到了第七天晚上,他觉得是志愿军的发车时间,应该在共产党方面,宣布了。他觉得:0号该来找自己了。于是,从吃了晚饭后,就一直待在公安局的宿舍里,安心地等着。  
渐渐地,他等到了半夜,觉得0号要来了。在十多分钟后,他听到自己门有人敲,他知道是0号。  
心里一阵兴奋!  
就去开门。进来的0号告诉他:  
“老曾,发车时间是明天早上六点。”  
然后,这个0号就马上走了,就如他匆匆来,就匆匆消失了似的。  
获得消息的老曾,马上去找郭云鹏,郭云鹏马上就离开家,到位于宜宾城西北刘臣街珠宝店。一进去,到了杨福昌的房里,在另外一间大房里,有由他和站长领导的15个特务。此时,看到郭云鹏到了眼前,杨福昌意识到有事了。他马上问:  
“老郭,怎么样?”  
“老杨,你马上带几个人去铁路上布置炸弹。志愿军专列在早晨六点正发车。”  
“要的。”  
杨福昌,还是身着灰蓝色的绸布衣服一向敞开着,两把黑亮的驳壳枪斜插在他紧系着宽腰铁皮带里的圆鼓鼓的肚皮上。  
他马上说;:“刘二,刘三,带上定时炸弹,跟我走。”  
“要的。”  
然后,杨福昌带着刘二、刘三出门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4 11: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七


       杨福昌听到了这个消息就大喜!就带着刘二,刘三俩兄弟带着定时炸弹出去了。只要是让共产党和解放军遭到沉重的损失和打击是他最想干的。  
,二十分钟后,他们来到,在城边的黑糊糊夜色里,位于城边山脚下的在夜色里看不见的空黑的铁路,这一段铁路接近岷江。巡逻的解放军在一个小时后才来这里,现在是夜色,不一定什么都看见,就算用手电筒,也不一定看见。  
很快,他们就把定时炸弹安放在铁轨上。  
可是,现在离志愿军军列在早晨六点出发太早了。杨福昌就说:“刘二,刘三,你两留在这里。到明天早晨六点,火车到之前的十分钟,做好。”  
“要的。副站长!”  
“我走了。”:杨福昌说,他认为:留下他俩可以了,就是其中一个人失手了,还有一个。这样,就绝对保证把志愿军的军列炸掉。在这样的决策下,他极为满意!  
等杨福昌走了后。刘二和刘三,就对于要在这里熬到天亮,就不想,  
,老三,你待在这里。我回去。”刘二大哥说。  
“老二,你怎么不叫我回去?”  
看来两人吃不得亏,每个都不想留在这里,  
刘二说:  
“我们这样:划锤包解。”  
“要的。”  
然后,两人一划,刘三赢了。刘二,就留在这里。刘三回珠宝店去了。  
由于到天亮还早,,老二想自己睡到那时,就把定时炸弹的时定了,也不迟。于是,就跑到铁轨边的一树林下,一睡,就睡到大天亮。  
t他在浓厚的睡意里,好像把开近的火车的声响或火车的汽笛声是在梦里的出现。直到近了,一汽笛声大响,才把刘二从昏沉的梦里惊醒。他马上睁开眼睛,听到了火车的轰隆隆的车轮开过铁轨时,一直都发出这样越来越响的声响。他才感到:自己躺在的地上有一阵轻微的震动声响,马上意识到什么。就马上从仰躺在树下地上的身子,一下抬起来,往铁轨上一看:火车已经开近安有定时炸弹的铁轨,可惜,没有定时间。刘二一下,脑袋懵了一一一一切都完了。  
刘二意识到自己没有完成炸志愿军军列的事。他清楚:性情凶暴的杨福昌会弄死自己。他就想自己不能回珠宝店了,只好,到宜宾江北的安奉一个朋友那里去躲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22 11:46: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八



      第二天。  
老郭以为在梦中,能听到志愿军专列在他们安放的定时炸弹的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上面所有去参加志愿军的新战士和指挥官都得死,而且,在闹钟的提醒下,在五点30就起来,带着“热切的期盼”,专门等着这一令他们得意的时刻的到来,居然没有听到。  
郭云鹏没有听到。  
老郭来到店里。  
“杨福昌,我怎么没有听到志愿军专列的爆炸声。”  
“我也没有听到。”杨福昌说。他也早就起来了,就想听到由刘二、刘三炸的志愿军专列,以往到早晨六点他还在呼呼大睡;今天不一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他反而兴奋的睡不着结果也没有听到爆炸,而迷惑!杨福昌,什么都不怕,就拍自己上司老郭。  
他马上去睡有十多个部下的房子里。看到在大睡的刘三;他光着光滑的肚皮,双手放在自己的在微微地起伏的肚皮的胸部上,双脚拉的笔称。刘三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就一下让杨福昌愤怒,他喊道;“刘三,你怎么回来了?”  
“杨副站长,我们老二一个人留在现场,老二在现场,他会炸掉军列的。”被喊醒的刘三半睁着睡眼,非常发慌地回答。  
“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听到爆炸声?”  
“我知道。”  
老郭说:“杨福昌,你不是带着几个人去的吗?”  
“站长,是这样的:我让他俩留下,到时好炸军列,谁会想到,成了这样。”  
杨福昌气得又问:”老二,为什么一个人要留下?"  
发慌的刘三只好如实回答:“你走后,老二说到明天六点还早,一个人留在这里就够了。我们就划了捶包解,我赢了,就走了。”  
杨福昌一阵巨怒,他绝对不能容忍两个部下的错误。走近刘三的床边。突然摸下在他腰间的宽腰铁皮带上的一把锋利的匕首,拔出来,朝半坐在床上的刘三的肚皮,猛捅了三刀,“啊一一一”刘三惨叫几下,几股血从他的光裸的肚皮里流下来。他双手捂着肚皮在床上滚了一下,巨大痛苦使他脸变得扭曲,从床上滚到了地上,一会,就落气了,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死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22 11:4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老二没有炸成志愿军军列,非常害怕!他知道杨福昌会弄死他,就不敢回到珠宝店里。  
刘二只好在江北安奉镇的一个朋友那里躲起来。  
老郭看到刘二没有回来,知道是不敢回来,而杨福昌更不会放过刘二,他不能容忍刘二的大意毁了他们的好事。他在想一定要弄死刘二,就说;:“老郭,你看着吧,老子一定不会放过刘二。”  
“你已经打死了老三,我看,老二就算了。”  
杨福昌,就没有说话,老郭知道,杨福昌一定要干掉老二的、  
他刚才这样说话,是想让自己的人知道:他和杨福昌是有区别的是想跟人比的感觉,是,他是人不错的。  
然后,他在店里,向台湾特务情报机关发电报,由于个人的失误,炸掉志愿军军列的行动而没有成,责任在部下。  
台湾来电,让他们继续,不要灰心。显然,不管怎样,他们这些潜伏在大陆的特务是破坏新中国的主要分子。而上面并没有撤掉郭云鹏站长的职务。  
  
看到杨福昌当场捅死了刘三,郭站长没有说话或仅仅是表示了一句,他觉得,在这样大家都期盼着把志愿军军列炸掉的时刻,俩部下居然扯后腿,杨福昌在这件事上。在震慑他的部下。  
可是,接下来的刘三的尸体怎么办?  
“杨福昌,你看怎么办?”郭云鹏问。“”  
“我晚上把他的尸体丢进河里,”  
“不,要不得。刘三的尸体要不了几天,就会被人发现,这等于是我们自己向共产党的公安局报得案。”  
“就是发现了,共产党的公安局也查不到什么。”杨福昌不以为然说。  
“要是这样,我们会呆不长久的。”郭站长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漫天雪文学论坛 ( 皖ICP备20001937 )

GMT+8, 2022-10-1 01:06 , Processed in 0.081555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