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苍梧听风

【原创】《庄子会意》(添加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5-4 08: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117.《骈拇》开篇设喻论证,进行思想批判,以为仁义即骈拇枝指、附赘县疣,虽出于性、形,却侈于性、德,虽列于五脏,却非道德之正。道德之正,与物无穷,无所偏执也。继以展开社会批判,曾、史、杨、墨之类,坚白同异之说,无非骈旁枝指,却非天下之至正。至正者,至道正理也。两层论说,皆以反手结之,为下文“彼正正者”之正面论说蓄足势力也。“而非道德之正也”一句“正”前疑脱一“至”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4 08:43:19 | 显示全部楼层
    118.多方乎仁义而用之者,即“于仁义多方而用之者”。方,事业。动词。多方,多方从事,即大力推行之意也。多方骈枝于五藏之情者,此处“多方”,冠非所处,当是衍文,宣颖之说是也。多方于聪明之用也,即“于聪明之用多方”。多方,大力推行之意也。释“多方”为“多端”者,是受其“骈拇枝指”、“附赘县疣”构词方式之影响也。指、瘤之比,盖为引出“仁义”之说,此二句未必求句式之相同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4 08: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119.以“骈拇枝指”、“附赘县疣”引论仁义聪明,进而深论之,惟取“骈拇枝指”而弃“附赘县疣”也;以“伯乐治马”、“陶者治埴”、“匠人治木”引论圣人治天下,进而深论之,惟取“伯乐治马” 而舍“陶者治埴”、“匠人治木”也。文章有法,法无定法,是整饬中有变化,变化中显整齐也。子休遣词造句常置妙心于看似不经意间,词随意出,意出神随,非文匠所能知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4 08: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120.余读《外篇•骈拇第八》而记其梗概曰:《骈拇》之内容,约为三层。开章以“骈拇枝指”、“附赘县疣”之喻引出“仁义” 非道德之正也,而骈足为无用之肉,枝手为无用之指又牵出“淫僻于仁义之行,而多方于聪明之用”也。继而于明、聪、仁、辩举例批判,收之以“此皆多骈旁枝之道,非天下之至正也”,照应开头。该处文字虽未有“附于体者,生无用之冗;悬于身者,余无用之瘤”之展开,倒也比论生动,思路井然。何谓“至正”?子休依照性命之情→人情→仁义之顺序论说,步步推进,凫、鹤之喻,仁、恶之对,尤为鲜明、贴切,然后以“自三代以下者天下何其嚣嚣”之喝问,暗示仁义之行与天下之乱息息相关。此第一层也。对比失其常然与常然,明确仁义即胶漆?索,徒增人惑尔。然后就“惑”字展开,分述“大惑”、“小惑”之害。追述仁义由来,罗列小人、士、大夫、圣人伤性殉身之所为,辅以臧、谷亡羊及夷、跖皆死之例,揭其事业、名声不同,所死不同,然伤性以身为殉一也,既以殉也,何须君子、小人之分耶?此第二层也。曾、史行仁义,俞儿知五味,非臧也;师旷通五声,非聪也;离朱擅五色,非明也。此皆反面论说也。然后正面立论:臧德、任其性命之情、自闻、自见。进而明确:人生在世宜自得其得、自适其适,唯如此方能顺应天性。此第三层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4 08: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121.连之以羁?。听风案:?,音zhí。《说文》:?,?,绊马足也。《玉篇》:?,绊也。《韵会》或作絷。《诗•小雅》:絷之维之。《疏》:在腹曰鞅,在后曰绊。绊,?足也。絷之谓绊,维之谓?。《正字通》:《说文》,絷?本一字重文,从纟,执声,作絷。今经传皆从絷,《字汇》引正讹以俗作絷为非,迂泥。以“?”组词若羁?、??、??、?缚等盖为常见者也。古人诗文之用“?”者亦不胜枚举:《诗•周颂•有客》:言授之?,以?其马。《左传•成公二年》:韩厥执?马前,再拜稽首。王逸《疾世》:赴昆山兮??,从?遨兮栖迟。张衡《西京赋》:?水豹,?潜牛。左思《吴都赋》:沈虎潜鹿,???束。韩愈《祭柳宗元文》:子之中叶,天脱?羁。王?《马惜锦障泥赋》:夹汗沟而绮丽,排?尾以花新。何麟瑞《天马歌》:久与马习不经意,一朝却被人?击。曾?颜《重游临武秀岩》:天若便教羁?脱,宁须海上觅蓬莱。欧阳修《别後奉寄圣俞二十五兄别後奉寄圣俞二十五兄》:惜哉方壮时,千里足常?。曾巩《代人祭李白文》:摆弃羁?,脱遗辙轨。《祭欧阳少师文》:放意丘樊,脱遗羁?。苏洵《颜书》:虞柳岂不好,结束烦??。黄庭坚《漫尉》漫行无轨躅,漫止无??。陆游《韩干马图》:如何解鞍脱其?,纵尔?傥如游龙。《春夏之交风日清美欣然有赋》:天遣残年脱??,功名不恨与心违。”《和范待制月夜有感和范待制月夜有感和范待制月夜有感》:榆枋正复异鹏飞,等是垂头受??。廖行之《和游子叹》:从渠小知但莽苍,羁?维络游龙颡。袁燮《题豢龙图》:良马苦羁?,巨鱼畏网罟。释大?《送晖东阳往江西省佛智师》:神机不停伫,天马脱?羁。李东阳 《春园杂诗四首》其二:为怜野意厌??,放着林间高树枝。钱谦益 《特进光禄大夫中极殿大学士孙公行状》:文更泥拗,好用小见解,沾沾将吏之上,能令将吏??而不得展。《御史族兄汝瞻画像赞》:斯其投老自放,天解??。《聊斋志异•三生》:且将负盐车,受羁?,与之为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4 08: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122.三代以下,小人殉利,土殉名,大夫殉家,圣人殉天下,于是“天下莫不以物易其性矣”。庄周以为“天下有常然”,其追名逐利、追家逐国之辈皆伤人之自然天性,故于漆园之中发救世弭乱之语,倡“无功、无名”之说。子休之说,三代以来家国纷乱之一反动也。人多见其说之“隐”未见其“出”,多见其说消极而未见其积极也。至于贬仁义、息智慧云云,皆庄周不谙变乱本源,误本作末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4 08: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123.马有真性,人有天性。然自伯乐一出马之死者过半也;自社会一入,人之为鬼者过半也。伯乐之所用,烧之,剔之,刻之,雒之,饥之,渴之,驰之,骤之,整之,齐之,连之以羁?,编之以皂栈,前有橛饰之患,而后有鞭策之威;社会之所用,整之,训之,考之,淘之,煎之,涮之,坑之,骗之,折之,磨之,罗之以关系,揉之以规则,左有明利之惑,而右有暗箭之隐。马之结果,非伯乐之罪耶?人之结果,非社会之罪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4 08:48:52 | 显示全部楼层
    124.纯朴不残,孰为牺尊?牺尊虽华丽风光,然屈辱于众人之手,玷污于众人之口,木之浑厚完整则不复存在也!白玉不毁,孰为?璋??璋虽名贵尊宠,然蒙尘名利之场,摇摆污浊之间,玉石之冰清灵圆则不复存在也!道德不废,安取仁义?仁义虽扬名列藏,然损生残性,易方害明,道德之素朴不复存在也!性情不离,安用礼乐?礼乐虽屈折有致,然澶漫摘僻,蛊惑人心,性情之无知无离无欲不复存在也!五色不乱,孰为文采?文采虽??煌煌,然五色之原本不复存在也!五声不乱,孰应六律?六律虽抑扬顿挫,然五声之天籁不复存在也!此一处文字从反面论证,比喻精当,句法严饬,于毁道德以为仁义之鞭挞,甚有力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4 08: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125.蹩?为仁,??为义,而天下始疑矣;澶漫为乐,摘僻为礼,而天下始分矣。听风案:○蹩?,音bié xiè,竭尽心力貌。《辞源》:跛行、尽力以前貌。蹩,向、崔本作“弊”。 ?,又作“薛”, 向、崔本作“杀”。?,《辞源》读sà,举“蹩?”为例,无xiè音;《汉典》读sǎ,举“跋?”为例,而“蹩?”之“?”则读xiè。○??,音zhì qǐ ,据《故训汇纂》。用心力貌。《集韵•纸韵》:??,用力?。《集韵•纸韵》:??,用心力?。陆德明《释文》引李颐曰:蹩?、??,皆用心为仁义之貌。《辞源》:矜持貌。《汉典》:用尽心力,勉力行之的样子。○澶漫,音dàn màn,放纵。陆德明《释文》引李颐曰:澶漫,犹纵逸也。澶,本又作“?”, 向秀、崔?本作“但”。 漫,向秀、崔?本作“曼”。崔?云:但曼,淫衍也。一云:澶漫,牵引也。○摘僻,音zhāi pì ,拳曲手足,谓自加拘束也。或作繁琐、烦碎。僻,又作“辟”。陆德明《释文》:本或作僻,音同。李颐云:纠?邪辟而为礼也。崔?云:?辟,多节。◎卢文?曰:今本作“僻”。郭庆藩《集释》引郭嵩焘:?僻,当作“摘擗”。王逸注《楚辞》:擗,析也。摘者,摘取之;擗者,分之;谓其烦碎也。成玄英《南华真经注疏》曰:蹩?,用力之貌。??,矜恃之容。澶漫是纵逸之心,摘僻是曲拳之行。夫淳素道消,浇伪斯起。??恃裁非之义,蹩?夸偏爱之仁,澶漫贵奢淫之乐,摘僻尚浮华之礼,于是宇内分离,苍生疑惑,乱天之经,自斯而始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4 08: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126.夫加之以衡扼,齐之以月题,而马知介倪,?扼,鸷曼,诡衔,窃辔。听风案:○衡扼,音héng è。亦作“衡轭”、“衡?”。指车辕前横木及架于马颈上用以拉车之曲木也。成玄英《疏》:“衡,辕前横木,缚?者也。扼,叉马颈木也。”《淮南子•修务训》:“夫马之为草驹之时,跳跃扬?,翘尾而走,人不能制;?咋足以?肌碎骨,蹶蹄足以破卢陷匈。及至圉人扰之,良御教之,掩以衡扼,连以?衔,虽?险超?弗敢辞。”○月题,音yuè tí。马额之佩饰也,其形似月,故称。成玄英《疏》:“月题,额上当颅,形似月者也。”陆德明《释文》:“司马(彪)、崔(?)云:月题,马?上当颅,如月形者也。”○介倪,音jiè ní。折断车?也。折断车?也。马叙伦《庄子义证》引孙诒让曰:“倪,借为‘?’。”伦案:介者,“兀”之伪字,“兀”为“杌”省,“倪”借为“?”,“杌?”,言折?也。另有四解可作参考。其一,独立而怒视也。成玄英《疏》:“介,独也。倪,睥睨也。”陆德明《释文》:“崔(?)云:介倪,介出俾倪也。”陈寿昌《南华真经正义》:“介,独也。马独立而怒视也。”其二,怒视也。陆德明《释文》:“李(颐)云:介倪,犹睥睨也。”其三,加马甲也。郭庆藩《集释》引郭嵩焘云:“成二年《左传》‘不介马而驰之’,杜预注:‘介,马甲也。’《说文》:‘俾,益也。’倪,俾也。言马知甲之加其身。”其四,不安貌。马其昶《庄子故》:“介,当为‘兀’,‘兀倪’即‘阢?’,不安貌。”○?扼,音yīn è。谓马曲颈脱轭也。扼,通“?”。 成玄英《疏》:“?,曲也。”陆德明《释文》:“李(颐)云:?,曲也。“司马(彪)云:?扼,言曲颈于扼以抵突也。”○鸷曼,音zhì màn。抵触车幔也。鸷,抵也。曼,借为“幔”。幔,幕也,此即覆?,车轼上之覆盖物也。另有二解可作参考。其一,挣扎抵撞也。成玄英《疏》:“鸷,抵也。曼,突也。”陆德明《释文》:“李(颐)云:?,曲也。鸷,抵也。曼,突也。”崔(?)云:?扼鸷曼,距扼顿迟也。司马(彪)云:言曲颈于扼以抵突也。一云:鸷曼,旁出也。”其二,迟重也。郭庆藩《集释》引郭嵩焘曰:“鸷曼,犹言迟重;言马被介而气塞行滞,有决衔??之忧。”○诡衔,音guǐ xián。吐出马嚼也。《说文》:“衔,马勒口也。从金从行。衔,行马者也。”徐曰:“马衔所以制之行也。”成玄英《疏》:“诡,诈也。诡衔,乃吐出其勒。”陆德明《释文》:“衔,口中勒也。或云:诡衔,吐出衔也。”○窃辔,音qiè pèi。挣脱笼头。成玄英《疏》:“窃,盗也。窃?,即盗脱笼头。”陆德明《释文》:“啮?也。崔(?)云:诡衔窃辔,戾衔橛,盗?辔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漫天雪文学论坛 ( 皖ICP备20001937 )

GMT+8, 2024-7-20 14:50 , Processed in 0.088906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