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苍梧听风

【原创】《庄子会意》(添加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8-8 09: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343.跖斥孔子曰:孔丘,鲁国之巧伪人也!作言造语,妄称文武,冠枝木之冠,带死牛之胁,多辞缪说,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之主,使天下学士不反其本,妄作孝弟而僥幸于封侯富贵者也,罪大极重!孔丘修文武之道,掌天下之辩,以教后世,缝衣浅带,矫言伪行,以迷惑天下之主,而欲求富贵焉,盗莫大于丘!丘自谓才士圣人,所言皆吾之所弃也!丘之道狂狂汲汲,诈巧虚伪事也,非可以全真也!观跖之所言,刺孔丘总在一个“伪”字,而意旨仍本于道理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8 09: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344.《子张问于满苟得》,辩名利也。借子张为反,寄满苟得为正,师出语而满驳之。师之分论点有三:为行(xìnɡ);行之美恶定人之贵贱;不为行则疏戚无伦,贵贱无义,长幼无序;五纪六位无别。
    满苟得驳为行:无耻者富,多信者显。夫名利之大者,几在无耻而信。如此,则行之为何所用哉?即使舍弃名利,士人之修养仍在保养天性尔。
    满苟得驳行之美恶定人之贵贱:其一,以俗语驳之。诸侯之门,义士存焉。小盗人曰盗,必系而拘之,大盗曰君侯,必礼而尊之,是贵贱固无以论也。其二,以史例驳之。桓公小白杀兄入嫂,管仲为臣,而桓公谓之有为之君,管仲谓之有德之臣;田成子常杀君窃国,孔子受币,而田氏有君王之尊,孔子有圣人之名。口则贱之,身则贵之,如此士人,言行两悖,口是心非,是贵贱固乎拂也!其三,引《书》驳之。孰恶孰美?成者为首,不成者为尾。成败如此,则贵贱毋须论也。
    满苟得驳不为行则疏戚无伦,贵贱无义,长幼无序;五纪六位无别:此以三层批驳也。引用史实批驳:尧杀长子,舜流母弟,疏戚有伦乎?汤放桀,武王杀纣,贵贱有义乎?王季为适,周公杀兄,长幼有序乎?儒者伪辞,墨者兼爱,五纪六位将有别乎?此一层也。引无约之言,论名利之实皆不顺于理、不明于道,而小人殉财,君子殉名,缘由有异,而弃其养性逐其名利则一也。故君子应依从天理,相天而行,从而无赴而功,无殉而成。此二层也。引子胥、直躬、尾生、鲍焦、申生、孔子、匡章之事,批忠信廉义也,明士人正言必行之危害。此三层也。追名逐利终当服其殃、罹其患,宜一弃之。此一节之旨要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8 09: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345.无足曰:富贵乃长生、安体、乐意之道!知和曰:否。天子富贵而有天下,不免于祸患也。无足曰:富贵万利,人之所求,是天性也。知和曰:否。人,不以美害生,不以事害己,就其利,辞其害,而天下称贤焉。或可有之,不可求之!无足曰:苦体绝甘,约养持生,如久病长厄而不死者也。知和曰:否。平为福,余为害,钱财之余甚,是为大害。今富人有乱苦疾辱忧畏六害,天下之至害也,缭意绝体而争此,大惑也!此一节以二人之辩驳明知足不争、保养心性乃安乐长生之道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8 09: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346.六害者,天下之至害也。一曰乱——钟鼓管籥盈耳,刍豢醪醴满腹,玩物丧志,淫性忘业。此正邪颠倒、清浊混淆者也。二曰苦——盛气凌人,骄横恣肆,外不能平以待人,内无法静以观己,承虚名,负势气,如引重车而上高坡,不可须臾懈怠。此费心耗力、心力交瘁者也。三曰疾——贪财取利,虽结仇怨亦不避;贪全取势,虽背德义亦不顾。仗势难免欺人,执迷何尝能悟。此心壅脑滞而言行不常者也。四曰辱——货居平奇,利出汇兑;敲诈勒索,豪夺巧取,终日苦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祸来了。此积财贮祸者也。五曰忧——积财万千,一无所用;终日盘算,一无所止。得一分则喜,失半分则忧。此三生烦恼皆系于钱财者也。六曰畏——内则畏家贼,外则畏野盗;高墙深院难保其安,钢栏铁栅尤畏其害。食不敢浪吃,为下鸩也;出不敢任行,畏劫击也;家不敢远游,畏失窃也。此因钱生畏者也。此六害,天下之至害,人生之大患也。迷而不返,惑而不省,及其祸至,欲尽散其财货而得恒民野人之安宁,可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 09: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347.战国伊始,儒墨俱为显学。《庄子》时有两者并称者。《在宥》:“下有桀、跖,上有曾、史,而儒、墨毕起。”《天运》:“禹之治天下,使民心变,人有心而兵有顺,杀盗非杀人,自为种而天下耳,是以天下大骇,儒墨皆起。”《知北游》:“君子之人,若儒墨者师,故以是非相瀣也。”《徐无鬼》:“庄子曰:‘然则儒墨杨秉四,与夫子为五,果孰是邪?’”“道之所一者,德不能同也;知之所不能知者,辩不能举也;名若儒墨而凶矣。”《盗跖》:“仲尼、墨翟,穷为匹夫,今谓宰相曰,‘子行如仲尼墨翟’,则变容易色称不足者,士诚贵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9 15: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348.余读《杂篇•盗跖第二十九》而记其梗概曰:《孔子与柳下季为友》,批圣贤也;《子张问于满苟得》,辩名利也;《无足问于知和》,论富贵也。

    349.赵文王喜剑,剑士夹门而客三千余人,日夜相击于前,死者甚众,此剑风也;蓬头突鬓垂冠,曼胡之缨,短后之衣,瞋目而语难,此剑客也;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此剑道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9 15: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350.《说剑》,除物欲也。或非子休亲笔,然其思想内容大致未脱庄子之道,或为其后学所为也。“庄子入殿门不趋,见王不拜”,类庄子钓于濮有楚王使来持竿不顾也,类宋史之见元君儃儃然不趋,受揖不立也,类伯成子高见大禹俋俋乎耕而不顾也。“文王芒然自失”,是以小闻大,以庸闻卓尔!类北门成闻咸池之乐也,类公孙龙闻公子牟说庄子之道也,类孙休闻扁子谈至人之德也;类魏文侯闻田子方论全德之君子也。故赵文王之喜剑也,是昭文之鼓琴也,师旷之枝策也,惠子之据梧也。爱剑,爱之所以成,道之所以亏也。“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此乃剑之道也,即忘己虚心,开通利物,感而后应,机照物先,若无所出,已是大出,若无所用,必成大用也。“包以四夷,裹以四时”,怀四夷以道德,顺四时以生化也。“持以春夏,行以秋冬”,夫阴阳开辟,春夏维持,秋冬肃杀,自然之道也。自然之道,顺之生力也。“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夫以道为剑,则无所不包,故上下旁通,莫能碍者,浮云地纪,岂足言哉!既以造化为工,故无敌也。《说剑》。揉以易理,杂以阴阳,和以儒义,效以纵横,然大体仍在脱道苑也。以情节鲜活,语言酣畅甚易迷惑卤莽、灭裂之人尔!“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时恣纵而不傥,不以觭见之也”,此非《说剑》之风格乎?大师门下,多无庸徒,子休后学自不乏学贯诸家者也,有此《说剑》,何足怪与?今又有学者诸君,疑该篇为赝品,或有障目塞耳之失与?郭子玄不疑,成玄英不疑,陆元朗不疑,何哉?人之治《庄子》,有精于成玄英者乎?其少而习焉,研精覃思三十载竟未见《说剑》之赝,而韩昌黎见之,林希逸见之,王夫之见之,何哉?今有学人,拾人牙慧,不作深究,拂皮蹭痒,人与亦云,吾恐《文子》、《尉缭子》之笑料复得重现学坛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1 15: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351.或以《让王》、《则阳》、《外物》、《盗跖》为秦、汉好事者所为,连篇累牍,言之凿凿,然1977年安徽阜阳双古堆汉墓中出土战国《庄子》竹简,有《让王》、有《则阳》、有《外物》,1988年湖北江陵张家山汉墓再次出土《庄子》竹简,有《盗跖》,于是呶呶者休也。

    352.《庄子》有寓言体,《逍遥游》、《知北游》等是也;有小说体,《说剑》、《渔父》等是也;有记事体,《徳充符》、《道跖》等是也;有论说体,《大宗师》、《骈拇》等是也;有对话体,《秋水》、《列御寇》等是也。此皆就其大者而言之也。一篇之中杂用众体,首发议论,继以事例相佐证,及虚构其事,意在寄托,多有荒诞不经者,或无以论之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4 16: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353.《外物》:“至人不留行焉。”《注》:“唯所遇而因之,故能与化俱。”《疏》:“夫世有兴废,随而行之,是故达人曾无留滞。”《说剑》:“臣之剑,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疏》:“其剑十步杀一人,一去千里,行不留住,锐快如是,宁有敌乎!”《释文》:“司马云:十步与一人相击,辄杀之,故千里不留于行也。”俞樾曰:“十步之内,辄杀一人,则历千里之远,所杀多矣,而剑锋不缺,所当无挠者,是谓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极言其剑之利也。行以剑言,非以人言,下文所谓行以秋冬是也。司马云,十步与一人相击辄杀之,故千里不留于行也。未得其义。”太白《侠客行》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盖取自《说剑》也。

    354.余读《杂篇•说剑第三十》而记其梗概曰:《说剑》,言去其物欲、舍其喜好,方可回归自然之道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4 16: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355.《渔父》,有人物,有环境,有情节,有描摹,有映衬,有烘托——胡文英谓之“小说杂记点缀体”,诚有已也。人又云先秦诸体,《庄子》俱备,亦非尽为虚语也。郁郁乎文哉,庄子有之。

    356.职不在己,包揽烂为,谓之摠;强进忠言,人不采纳,谓之佞;察人意态,逢迎拍马,谓之谄;不择是非,苟且胡言,谓之谀;心怀叵测,好言人恶,谓之谗;挑拨离间,坏人亲戚,谓之贼;称誉宵小,诽谤异己,谓之慝;不择善否,阴助人恶,谓之险。此八疵者,人性之丑恶,社会之污秽也。有其一也,便是小人,备其八者,则为奸贼。奸贼者,大奸也。大奸似忠,往往露忠厚之表,显恭谨之态,实则巧掩蛇蝎,暗怀利刃也。故小人可厌,奸贼可畏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漫天雪文学论坛 ( 皖ICP备20001937 )

GMT+8, 2024-7-19 00:14 , Processed in 0.10946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